工人日报丨“三一”一夜 ,触摸制造业升级的脉搏

    时间:2019-04-26 09:08:35作者: 工人日报|赵航 方大丰来源:

    4月16日晚上10点,晚风习习,热闹的湖南长沙县城逐渐安静下来,但三一重工18号厂房里,仍灯火通明,今夜有10多台泵车从这里走向世界各地。

    这是亚洲最大的智能化制造车间,占地10万余平方米,有混凝土机械、路面机械、港口机械等多条生产线,各环节全部实现自动化、信息化。

    在这里,可以近距离触摸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脉搏。

    “我的机器人同事”

    棕榈树亭亭如盖,凉亭错落有致,脚下潺潺流水,身旁繁花争艳……记者仿佛来到了一座公园。这是18号厂房的休息区。结束了一天工作,阀块机加班组长彭百雄正在此歇脚。

    彭百雄的班组有60人,主要负责混凝土设备、路机设备液压系统的关键阀块、法兰和分动箱的机加工序。

    最近厂里订单多了,班组工作任务也相应加重。彭百雄从早晨8点忙到晚上10点,一天忙碌过后,他身上的蓝色工装依然干净整洁。“多亏了我的机器人同事。”彭百雄笑着对记者说,“只需要按一个按钮,就能保质保量地完成数10道工序。”

    在彭百雄看来,阀块机加是一门既简单、又复杂的工作,产线拥有了大量数字化机床,工人只需严格按照MES中心的生产调度,设置好程序,就能实现阀块的生产下线。

    近年来,由于设备技术升级加快,以及客户定制化需求的增多,阀块机加班组也迎来了高度“柔性化”生产的挑战,有时两三天换一种,最多时一个月能换40种零件,这就意味着他们可能每天都要面对新工件、新任务。年近半百的彭百雄仍积极参加公司组织的自动化设备培训班,给自己“充电”。

    人与机器人在和谐共处,机器人成了职工最值得“信赖”的伙伴。

    在结构件工作中心,蓝色火光不断窜出,“焊接机器人”正有条不紊地焊接30余道焊缝。这台机器人是焊工李柱的“老伙计”了,2010年就在一起工作,“它可以24小时工作。焊出来的焊缝整齐又平整,焊渣也少”。

    焊工班长阳利军负责的总拼线除了2个环节由5个工人操作,其余全由11台机器人完成。“90%的工作都由机器人接手,实在太轻松了。”阳利军说。

    “秘密武器”

    凌晨1点,泵车生产线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预警声,将犯困的记者惊醒。

    这是在提醒工人进行下一道工序。循声望去,生产线上车型、颜色各异的泵车停在自动履带机上,等待着进一步装配。

    传统泵车生产线只能生产一两种车型,而这里的每条生产线可以生产5至10个车型,整个厂房可生产车型高达69种。“以前2条泵车线有800多名工人,现在只有200余人,但人均效率提升了400%。车间现在可实现一小时下线一台泵车。而在上海临港挖掘机生产车间,可实现5分钟下线一台挖掘机。”装配班班长蒲明俊说,“现在不仅是装配效率提升了,工人作业也更加安全便捷。”

    将零部件从仓库区运到生产线这项繁重的工作,已经由AGV(自动导引运输车)执行。工人们把需要的物料提前下单,AGV无人小车自动配送到位。车间支柱上的白色透明塑料条是无人小车的信号灯和指挥条,小车可以自动避开障碍物。

    接到提醒后,泵车装配员邵子贡打开了集成在手机微信里的MES系统(制造企业生产过程执行管理系统),点击“接受”按钮。通过查询所生产车型的订单号,他可以清楚看到每一步工序和工资。

    “干完这一趟活,我又能挣100多元。”在邵子贡看来,“工作就像打游戏一样”,每完成一个任务,就能收获对应的报酬。不一会儿功夫,自动履带又拉来一辆泵车,记者稍一分神,他就又爬到了泵车上,聚精会神地拧起了螺丝。

    记者注意到,每一辆泵车上都装有一个黑匣子(三一运动控制器),这是三一重工研发的“秘密武器”。

    目前,三一集团有20多万台在外设备,通过黑匣子传回海量的工况、位置、设备状态等数据。这些数据可以用于指导三一的服务提升、研发创新、以及市场销售等环节,也形成了业内著名的三一“挖掘机指数”,为中国宏观经济发展走势提供判断依据。

    据介绍,三一还在国内建设了首个本土化工业互联网平台——“根云”。树根互联CEO贺东东说,“根云”平台运用新兴的数字技术,针对解决中国制造业企业在物联网信息化建设中遭遇的资金不足、技术匮乏等痛点,协助企业更加迅速、更加方便实现智能制造的转型。

    “明天会更好”

    凌晨5点,天刚蒙蒙亮,10多台崭新的泵车从生产线陆续驶出,准备接受最后一道工序的检测,检测合格的产品次日将发往世界各地。

    对于彭百雄这样的老员工而言,这样的夜晚既普通又珍贵。

    自2012年以来,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历经了漫长的市场调整,曾经风光无两的三一重工仿佛一夜之间便跌入到了谷底,混凝土机械销售掉了80%。

    2012年的一次班前会上,彭百雄拿到车间生产计划书时便察觉到了“凛冬”的寒意。“照当时的销售计划,剩余的库存都清不掉,这意味着我们没活干了。”

    有一些员工离开了“三一”。2013年,彭百雄也收到了一些公司抛来的“橄榄枝”,要以比当前工资多一倍的薪水聘用他。但是他选择留在三一重工,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阀块机加班组的60名弟兄。

    “我是喜欢待在‘三一’。”这名老实憨厚的涟源工人,操着家乡口音一再向记者重复着一个词:归属感。

    2003年,他的孩子眼睛动手术,公司工会得知后主动找上门,塞给他8000元,这在当时是他的3个多月工资。“很感激,所以在‘三一’最需要我的时候,不能走。”

    公司最终将转型重点锁定在装备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上。被派到18号厂房一年后,彭百雄班组里多了几架行业顶尖的数控机床,身边也陆陆续续迎来了许多机器人同事。

    而后公司成功实现智能化和数字化转型,效率提高了3倍。

    2008年2月29日,三一重工举办一年一度的“三一节”,对过去一年为“三一”发展做出贡献的员工进行表彰奖励。这一次的“三一节”晚会上,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还兑现了5年前许下的承诺,对所有持有“三一金牌”的老员工,给予每人10万元的奖励。这些“金牌”的持有者,是从1994年建厂,便一直坚持追随三一重工的20名老员工。

    这一幕让彭百雄十分感动。2019年元旦后,他破天荒地在一家星级酒店召开班组年会,特意把当年主动留下的60位兄弟请到现场,合唱了一首歌——《明天会更好》。

    转载声明: 转载请保留本页面原文链接https://www.sanygroup.com/mtsj/6910.html

    相关搜索:

    三一发发小程序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