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泵车去拉萨

时间:2012-03-26 00:00:00作者:三一

  9天,穿越7省,行驶4250公里,征服西藏那条世界上最高最险的天路以及沿途恶劣极端的冰雪天气,三一泵车司机陈克钢驾驶着自重超过40吨的泵车,安全到达目的地,完成了此次送车任务。

 

  2月27日,陈克刚接到泵车发运班班长的发车任务,有一台48米的奔驰底盘泵车要送达西藏拉萨的三一客户手中。
  由于客户要货比较急,并且此行路途遥远,陈克刚在当天办完泵车出门手续后,便赶去药店买了一些抗高原反应的药,以及两袋氧气袋,备好必须的御寒物品,第二天便启程上路。
  从长沙途径湖北、河南、陕西到达甘肃,一路阴雨绵绵,但好在未出现极端的雨雪天。然而进入甘肃后,道路情况变得非常差且多为盘山公路,陈克刚一路小心驾驶,行进缓慢。
  3月2日晚,抵达青海省青海湖,温度降到零下12℃。雨夹雪的恶劣天气,极大妨碍了行车视线,泵车只能以40-50公里的速度前行, 620公里路程足足开了15个小时。
  晚上到达格尔木,气温为零下14℃,对于在南方长大的陈克刚来说,难以适应,然而真正艰难的行程才刚开始,通往昆仑山脉190公里的冰雪路面,气温骤降到零下28℃。
  在海拔4763米的昆仑山上,陈克刚开着泵车迎着夹杂小雪的大风,拼命地爬着坡,泵车发动机动力明显不足,像老牛般喘息着。冰雪路上又惊又险,沿途有三辆小车斜卧在雪堆里,还有两辆大货车侧翻在公路两旁。看到这种情况,陈克刚吓出一身冷汗,集中全部精神,紧紧抓住方向盘,将泵车平安驶离这段天险路。
  4日中午到达可可西里,这里路面较窄,平均海拔4600多米,是高寒缺氧无人区,陈克刚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高原反应,头疼、胸闷、呼吸短促,只好吃抗高原反应的药,拼命吸氧。车窗外湛蓝的天空、低悬的云朵、金黄的土地,并且有难得一见的藏羚羊、野牦牛、野驴等珍稀的野生动物,陈克刚却无心欣赏。
  4日下午到达唐古拉山口,这里海拔5231米,陈克刚脚踩离合器,准备换低档,却发现离合器不能正常使用。路边就是悬崖峭壁,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陈克刚冷静地强行挂进低档,慢慢将泵车停靠到了路边相对宽阔处。
  车子几乎无法行驶,无奈之下,陈克刚向奔驰公司反应了该故障,在技术人员的电话指导下,简单处理了故障后,将车开进曲县,等待服务人员过来维修。
  海拔高达4700米的那曲,紫外线特别强,陈克刚感觉脸上刺痛,嘴唇干裂脱了几层皮,高原反应越发明显。熬了2天,终于等来奔驰服务人员,故障消除。拖着虚弱的身体,陈克刚继续上路。
  9天,穿越7省,行驶4250公里终于到达拉萨,陈克钢征服了西藏那条世界上最高最险的天路以及沿途恶劣极端的冰雪天气,终于顺利将泵车安全送达目的地,完成此次送车任务。(王兴明)

2012032616033537 20120326160445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