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师傅与三一董事长的故事

时间:2013-07-16作者:三一

      今年年初,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我需要去一趟三一工学院。错过了班车的我只好拦了一辆出租车。在出租车上闲聊时,这个面庞黝黑,大约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有些激动地告诉我,他原来也在三一工作,并且给我讲述了一件让他这一生都特别感激的事情。20多分钟的车程,我忘了问这位的士师傅的名字,但我却永远地记住了这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那是8年前的事了。
  当时他三十多岁,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从一个偏僻乡村出来闯世界的他,选择了加入三一。每当发工资的时候,都是他最兴奋的时刻。
  妻子在老家照顾小孩,两个孩子的学费和一家人的生活费,都指望着他。步行两公里到邮局,将每月的工资邮寄给家里,这是让他感觉很幸福的一件事。
  那天,天阴冷阴冷的,接到妻子托老乡打来的电话,让他既揪心又彷徨。家里小孩生病,花了不少钱。他知道,家里盼望着他能早日将生活费寄回去。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工友们叫他一起到外面去搓一顿。摸了摸空空的口袋,他找了个借口拒绝了。坐在工厂门口的一个水泥墩上,他拿出两块干硬的饼子吃起来。
  望着厂房前来来往往的热闹人群,就着口水吞下饼干块,想着在老家的老婆孩子,苦涩从他心头涌起。
  突然,一双脚在他面前停了下来。“你怎么不去食堂吃饭呢?吃这个饼子能吃饱吗?”他抬起头一看,问他的是一个穿着白衬衣、架着眼镜、长相斯文的人。“应该是三一的干部吧。”他琢磨着。
  “没办法了,家里老婆没工作,两孩子上学,就靠我一个人,工资还要好几天才发,能省省就省省吧。”他回答道。
  白衬衣男人听了皱了下眉,下意识地掏了下口袋,回头对后面跟着的人说,“带钱没?先把钱都给他吧。”于是,跟着他的工作人员从钱包里掏出了所有的钱。“这个你拿着先用吧。”声音温和而有力。推让了数次,他终于接过了钱。拍了拍他的肩膀,白衬衣男人没多说什么,离开了。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身上的压力随着泪水终于释放下来,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
  随着三一的快速发展,他的家庭生活状况得到明显改善。后来,因为家庭原因,他回老家了。
  直到有一天,他在电视里看到了那位帮助过他的人,竟然就是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依然还是穿着白衬衣、架着眼镜。这让他惊诧不已,他第一时间将这个故事说给了家人听。
  如今,他也总会在电视上、报纸上寻觅到已是成功企业家的梁稳根,西装革履,睿智沉稳,但他却永远地记住了那个架着眼镜穿白衬衣的身影。尽管已经不在三一了,他总觉得自己与三一是有亲情的。
  当车稳稳停在三一工学院门口时,的士师傅显然还沉浸在刚才的回忆中。当我把车费钱给他时,他感慨地说道:“8年过去了,托梁先生的福,现在过得还不错。希望三一越来越好。”(邓莎)

相关搜索: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