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故事

时间:2008-09-02 00:00:00作者:三一

  前段时间长沙气温居高不下,连日突破38℃。滚滚热浪中,生产一线的工人们以满腔的热忱和高昂的斗志投入工作,抗高温、保高产。本报记者走进各事业部生产车间,记录一张张高温下坚守岗位的面孔,讲述一个个盛夏时团结协作的故事……

起重机:工作并快乐着

  24小时不停歇的机器、三班倒的一线工人、接二连三从头顶滑过的行车、“呼呼”劲吹的风扇……天气是热,车间里起码40度,但没有工人喊苦喊累。
  机加车间主任刘访京站在记者面前,安全帽沿边密密匝匝的汗珠也难掩他的满面笑容:“近两个月起重机产量完成了从50台到80台的提升,下个月预计能达到90台,大家一刻也没有停歇。”
  如此紧张繁忙的情景下,记者看到双面镗的镗工却很悠闲地蹲在机器旁,与周边火热的生产状况格格不入。但很快,记者便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原来镗工是份“慢工出细活”的活儿,它要求工人极为专注,且有耐心。镗工必须时刻守在机器边,稍一闪神就会导致零部件加工出错,而倘若机加工这一环节出错,就必然影响其它环节的流畅,从而导致整条流水线的停滞。
  此时,眼前20岁的镗工侯顺半蹲在数控双面镗前,为臂架进行孔加工。刀片缓慢地旋转着,在与钢板接触时,发出刺耳的“滋滋”声,多余的钢丝也应声飘落。刀片每转动一圈,侯顺就要往上浇一点冷水,给刀片降温。水分“呲”地冒着水气,转眼就消失在闷热的空气中,如同他鬓角不住滑落但很快被蒸发的汗水。
  在一转又一转的切割下,一个标准的孔径逐渐成型。半个小时后,小伙子用衣袖擦了擦满头的汗水,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好了。”他微微欠起身,却因脚的麻痹又蹲了下去。看着小伙子不好意思地揉着腿,看着他背后湿透的工服,记者明白,“悠闲地蹲着”其实并不比“忙碌地行走”更轻松。
  在专门加工起重机转盘和臂架的五面体加工中心,记者遇见了正在维护6S的操作手吕强。看起来他斜上方的风扇并没起多大作用,因为靠近焊接工位,焊接产生的热量弥漫在他四周,连空气似乎都要燃烧起来。
  “早上一到厂房,衣服立马就湿透了,能拧出水来,头上脸上的汗跟流水似的往下掉。但是只要在工作,我就觉得很开心。”吕强边说边低头仔细地擦洗着地板。五面体加工中心产生的油污较多,工人走来走去就会将厂房弄得很脏,所以每个当班的人下班前都必须搞好6S。
  “我们工作并快乐着”,这句朴实的话便是工人们在高温下不懈坚持的动力。(李 莉)

 

泵送:耐力抗高温

  晚上9点,记者特意走访了5号厂房。这里是泵送制造部的冷作车间,车间里机器轰鸣,大伙都没闲着,各尽其职。镗工班的员工正在作业,镗膜、镗孔、洗面、钻孔,每个环节井然有序。
  夏日的夜晚少有风,厂房内更是闷热。不到一会功夫,记者便已汗流浃背。几台风扇在酷暑面前显得有些无力,师傅们顶着满头大汗进行作业。“我们的工装早上来车间时都是干的,到了下午就成了盐巴,又白又湿。”镗工班班长聂小林笑说,“咱们习惯了,为保证生产,高温不算什么。”但是不得否认,高温天气给冷作员工带来了更大的考验,大伙的耐力则成了最强大的抵抗高温的武器。
  “天气炎热,生产压力大,大伙确实克服了很多困难。”聂小林告诉记者,为了更好地进行生产,镗工班在5月份时被分成了两个班组,分别负责泵车前支腿和后支腿的工作。现在聂小林负责的镗工一班就负责后支腿的作业。班组分配后,只有7名老员工留在了镗工一班,而新增加的数控机器只有其中的4名员工懂基本操作。面对高产量、新技术、人手紧张等多重困难,聂小林当即决定启用实习生,并采取老师傅一对三带新徒弟、边教授边练习的方法进行生产。很快,镗工一班就有了近30位师傅,经过一个月的磨合,现在大家基本上都能够熟练操作机器进行生产。
  高温时每月240台泵车的产量要求是前所未有的,聂小林介绍说,这意味着班组一个月要完成480个后支腿的加工,每天完成16个,这对团队的考验是巨大的。在这个特殊时期,加班是难免的,但大伙没有怨言,累了的时候就在墙角靠着打个盹。泵送服务公司总经理罗玉良陪同着大家守到深夜,因为缺乏休息,嗓子说不出话,只能用写字的方式与大伙沟通工作。
  时针很快就指向了12点,工人们的工作仍繁忙地进行着。不忍打扰,记者带着对每一位师傅辛勤工作的感谢与感动走出了厂房,身后依旧是轰鸣的机器声……           (欧梦遥)

 

路机:汗水折射的辛劳

  ——“喷胶完毕,装饰革!”
  ——“装饰革完毕,密封条!”
  ——“密封条完毕,滑移玻璃!”
  仅一平米的平地机驾驶室里,四个小伙子“共处一室”,相互配合,以极其流畅的动作完成着一环套一环的工序。高温难耐,他们的汗水滴在地面的痕迹很快被一阵热浪抹去……
  8月的长沙总能让人时刻感受无处不在的“热情”,厂房尤其闷热,而对于记者“为什么不开风扇”的问题,这帮路机公司装配车间装饰班的小伙子们调皮一笑。当他们拿着粘有胶剂的纸板在风扇下过了一趟之后,记者恍然大悟:高温下胶剂本身就容易固化,如果再开电扇,刚喷过的胶剂粘性降低,下一道工序——装饰革的粘贴便无法达到最佳状态。风扇变成了奢望,但小伙子们的工作状态却显示着一股“高温酷暑奈我何”的战斗热情。
  装饰班班组长魏湘喜转过背看着小伙子们洗得已经泛白的工服,欣慰却又不无疼惜:“这么热的天干起活来,衣服总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他们非但没有一句怨言,还很有干劲,这些孩子真的很能吃苦……”而此时,一旁有人轻声嘀咕:“魏班长最辛苦最敬业。”这位“多嘴”小钳工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记者了解到了老魏的故事。
  8月12日傍晚,忙了一整天的老魏刚回家冲完凉,就在打开空调的那一瞬,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老魏,已上平板车准备发往广西的YZ20C压路机驾驶室左门滑移玻璃破裂,客户一再强调不能拖延!”
  空调制冷还没有完全启动,老魏拿起衣服又重新冲进了仍旧热浪滚滚的厂区,他明白,产品晚一天,损害的便是三一人共同打造的三一品牌!
  叫上班组成员小冯,带上必须的操作工具,载上新的总成玻璃,两个人小心翼翼推着单车以最快的速度从厂区最东边的25号厂房朝13号厂房飞奔……10分钟后,待修货品旁的地面上多了一面新的总成玻璃。老魏和冯志敏顾不上一身大汗,把行头一股脑搬上了平板车:卸下损坏的玻璃,手被划破浑然不觉;铲刮残留胶渣,细微处只能以手代铲;重打玻璃密封胶,安装滑移窗,终于大功告成。老魏满头的汗珠在余辉下灿烂。        (汤 远)

 

港机:“蒸笼”里的坚持

  “我敢说,这里绝对是整个三一工业城温度最高的地方之一。”港机制造部冷作车间焊工彭子龙指着自己每天必须工作的狭小空间,边擦汗边说。
  彭师傅所说的“高温极地”是港机产品正面吊的臂架伸缩段。这根高仅0.6米、宽仅0.7米的筒体却足足有9米多长,人要全蹲着才能进去,里面空气不对流,热得像个蒸笼,不说工作,光呆在里边都觉得难受。
  彭师傅每次顶着高温在臂架筒体里进行焊接,一呆就是30分钟,“一般50分钟就到极限了,因为里面不仅热,还有气保焊产生的烟雾,时间太长会头晕,必须出来透透气。”记者看到刚从筒体里出来的彭师傅,汗透了的工服都可以拧出水来,从上班到下班他的衣服就没干过。
  接受完记者的采访,彭师傅又钻进了那段隧道般的臂架筒体,记者向筒体里望去,忽明忽暗的电焊火花时断时续地照亮了彭师傅蜷缩的身影。飞溅的火花、弥漫的雾气甚至让我们看不清彭师傅的脸,但可以想象,那脸上一定早已满是汗水……
  为了给工人们防暑降温,港机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每天准备凉茶、冰水给大家饮用;加装一个风扇,并调整其角度,让工人们能够最大限度地吹到风;打通厂房各跨之间的隔离板,加强通风指数。“我们在每天早晨集合时,都会向员工强调防暑的重要性,”港机制造部部长刘万明告诉记者,“一旦员工身体感到不适,马上可以到办公室休息。”
  在“秋老虎”肆虐的8月份,港机制造部加班加点,完成了11台正面吊、3台堆高机和8台自制吊具的生产任务,与去年同期相比产量增长了一倍,9月份的生产计划更是达到了28台之多。“最热的天气我们都顶过来了,9月的生产我们一定可以保证!”彭子龙说。          (杨 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