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商标一年四遭侵权 还有多少“李鬼”在“傍名牌”?

时间:2013-01-21 00:00:00作者:三一

  马鞍山三一重工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中国三一重工(香港)有限公司?这些都是三一的下属子公司吗?不是。它们不仅与三一毫无关系,而且经过法院等有权机关判定,这些公司均侵犯了三一的商标权。
  “随着三一品牌知名度与影响力的逐日提升,不少企业开始‘傍名牌’,侵犯三一的商标权。仅2012年,我们就处理了4起商标侵权案件。”主管三一法务工作的陈志超告诉记者,商标维权之战在三一已然打响。


■“三一”汉字商标成“中国驰名商标”


  马鞍山三一公司的侵权案件,最先是由三一的营销人员发现的。三一法务部在接到营销人员的举报后,立刻联合公司战略合作伙伴华夏方圆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前往该公司调查取证,还在互联网上搜索到了该公司的网站,并在长沙找到了该公司的办事处。
  调查显示,马鞍山三一公司与三一毫无关联,但它以“三一”及“三一重工”的名义在全国范围内销售及宣传其机床等机械产品,其互联网站、公司厂房、宣传资料均与三一极为相似,存在严重侵权行为,对三一造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随后,三一委托华夏方圆律师事务所将该公司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该案件存在两点困难。第一,马鞍山三一公司主要经营机床类机械产品,其成立时间早于三一在‘机床’商品上注册‘三一’汉字商标的时间。第二,虽然三一在‘挖掘机’等工程机械上拥有的最早一枚‘三一’汉字商标早于该企业成立时间,但只有驰名商标才能进行跨类别保护,而汉字‘三一’还未曾被认定为驰名商标。”负责此案件的律师贺湘君告诉记者,“基于以上两点,我们决定将汉字‘三一’作为驰名商标展开诉讼。”
  为使汉字“三一”商标能够成功被认定为驰名商标,承办此案的律师搜集了三一自创立以来历年的发展情况、荣誉、经营业绩、商标宣传范围、公众认知度、社会影响力等各方面资料近500余份,这为法院认定“三一”汉字为驰名商标奠定了坚实的证据基础。
  “我们搜集的证据有整整两箱子。”回想起当时的开庭情况,贺湘君记忆犹新。在充分的证据面前,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三一”汉字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并判决马鞍山三一公司停止一切侵权行为,赔偿三一经济损失40万元。
  一审判决后,马鞍山三一公司不服,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但在三一翔实的证据面前,二审法院判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三一商标维权再次取得突破,“三一”汉字商标成为中国驰名商标。
 

■“军团作战”突显三一的维权实力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三一的图形商标即已诞生。当时创作这个商标的是湖南娄底一位老师,他按照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的意见,将三一的企业目标也设计进去了。
  三一商标自诞生之日起,就曾多番遭受不法侵害。而随着企业品牌知名度的上升,“傍名牌”的现象也逐渐增多,这对三一品牌造成了极大的不利影响。三一很早就意识到了商标保护的重要性,为此也花费了很多心血。
  商标保护意识淡薄,是很多中国企业的通病,“加多宝”和“王老吉”的商标纠纷,就是典型的例子。为了唤起员工对企业商标的保护意识,三一每年会组织商标权益保护的相关讲座,提高员工对商标维权的认知度。同时,三一也在努力打造一支专业的商标维权队伍。除了在研究院设立知识产权部外,三一律师团队的建立很好地实现了法律维权。
  据介绍,2009年,三一与奔驰三叉星商标产生纠纷的时候,参与这项工作的仅有几名三一法务人员,而现在,三一法律团队引进了40多名律师,注重培养商标保护后备人才。另外,三一还加强了对市场的监测能力,联手国内外近10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共同打击侵权行为。
  “目前,在商标维权上,我们分为两大块:国内的商标侵权案件交由华夏方圆律师事务所解决,国外的商标侵权案件则由国际经营计划总部处理。”华夏方圆律师事务所主任任玉龙说,不同于其他企业的“单兵作战”,现在他们处理案件都是“军团作战”,这样既可以保证诉讼效果,也可以为公司培养更多的商标保护人才。
  多年来,在商标维权过程中,三一“寸土不让”,充分彰显了企业的维权意识。2009年,三一与奔驰的商标之战在英国落下帷幕,三一胜出。评论认为,这一国际诉讼案,可以说是三一乃至中国商标维权领域的一个典范。在国内,针对侵害三一商标权的行为,三一也给予了迎头痛击。
 

■三一商标保护体系构建完成


  “除了主动打击侵权行为外,三一还构建了一张商标保护防护网。”据陈志超介绍,在梁稳根董事长的推动下,三一早在国内完成了45类全系列商标的注册。
  现在三一的汉字商标、图形商标均已是“中国驰名商标”,获得商标法特殊保护,构建了一套相对完善的商标保护体系。
  从2003年开始,三一拉开了商标全球注册的序幕。在全球许多国家,三一进行了商标标识的注册或已经提出注册申请,其中有些仅注册了图形,有些是图形和英文“SANY”一起注册。2005年底和2006年,三一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启动了大规模的商标申请计划,混合采用了马德里注册体系和单一国家注册体系。
  截至目前,三一已在全球141个国家申请注册商标800多件。
  此外,陈志超还强调,商标从设计伊始到注册、使用、保护、监测,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注册、使用、保护这三项我们做得还比较好,而监测这一块公司也在逐步完善。”陈志超说,除了依托与三一合作的律师事务所发现侵权行为外,三一员工也应该培养商标保护意识,发现问题,及时向公司举报。对于恶意侵犯三一商标权的行为,公司会予以打击,让李鬼无所遁形。

 

>维权故事:对恶意注册说不 香港一企业被拿下


  2012年7月,华夏方圆律师事务所接到群众举报,一家名为“中国三一重工(香港)有限公司”的企业已在香港注册处登记完毕,该公司与三一的中英文企业名称均十分相近。
  接到举报后,三一委托华夏方圆律师事务所迅速跟进此案。“当天,我与曹丽霞部长立刻打电话咨询香港公司注册处,经详细了解,发现该公司与三一毫无关系。”承办该案的贺湘君说,该公司是江苏一吴姓公民于2012年在香港登记注册的,“明显存在侵权行为。”
  更严重的是,如果该公司在香港登记注册一年后,没有企业对他们提出异议,按照香港法律,该公司即可在香港和内地销售他们的产品。
  “如果一年期满后,该公司返回内地市场从事与三一相关的经营活动,将严重干扰三一正常经营活动。”曹丽霞分析说,到那时三一只能通过香港司法程序、聘请香港律师进行诉讼,还会面临巨额成本与极高的败诉风险。
  时间紧迫,当年8月,华夏方圆律师事务所搜集了大量证据,随即给香港公司注册处发去投诉邮件。在接到三一方面的投诉后,香港公司注册处极为重视,并派出了专门的律师进行评估调查。
  收到香港方面的答复后,为配合香港律师的调查,曹丽霞与贺湘君开始仔细研究香港的法律法规和办案流程。“内地属于大陆法系,香港属于英美法系,这是两个不同的法律体系。另外,香港与内地的政府机构及职能并不一致,所以需要克服的困难也比较多。”曹丽霞说。
  为了查到对方公司的具体情况,曹丽霞和贺湘君先后了解了包括公司注册处及税务局商业登记署在内的好几家香港政府机构,逐一询问,并依据香港法律和判例进行分析,为香港公司注册处律师分析案情打下了坚实的法律基础和证据基础。
  “那段时间,我们两个人每天收集的资料可以装满好几个文件夹,拨打的电话每天不下40个,一天下来,耳朵都嗡嗡响。”曹丽霞笑称,这个案件充分磨练了青年律师的业务钻研能力和接受新事物能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12月17日,香港公司注册处致函三一,认定对方企业名称与三一“过分相似”,限对方在6个星期内变更名称。
“这是我们第一次办理跨内地和香港的案件。”说起当时的经历,曹丽霞、贺湘君感触颇深:“我们克服了以前职业生涯中从未遇到过的困难。”
  这起维权案件不仅保护了三一在香港和内地的市场环境,而且三一的知识产权还首次在香港留下受保护记录,意义重大。(李博)

 

>链接:三一与奔驰商标之争 中国知识产权国际胜诉第一案


  2006年,三一在英国申请注册公司的图形商标和文字“SANY”商标时,戴姆勒奔驰公司以三一商标侵犯其注册商标权为由,一纸诉状将三一推向了英国伦敦高等法院的被告席。
  戴姆勒奔驰公司认为,“三一图形商标与奔驰的‘三叉星’近似,混淆消费者;三一图形商标存在侵权和仿冒嫌疑;三一商标借助奔驰品牌的优势发展,占据‘不公平优势’”。
  面对被诉事件,三一积极应对,开始了长达3年的艰难维权之路。面对翔实的证据,2009年10月23日,英国伦敦高等法院判决书裁定,驳回戴姆勒奔驰公司有关三一商标侵犯其三叉星商标的诉讼。自此,三一与奔驰的商标之战取得了实质性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