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国家周刊:国际产能合作新思维三一参与抱团“组合拳”

时间:2015-10-08作者:三一

 

  当前,中国与其他经济体济共同面临转型发展的挑战,加强合作是新常态下实现创新、转型、发展的必由之路。过去30多年的发展,中国的优质产能已经具备了跨出国门、走向全球的雄厚实力。全球产业结构加速调整、基础设施建设掀起新一轮热潮以及发展中国家正在大力推进工业化、城镇化的进程,为国际产能合作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一带一路’和国际产能合作,前者是我们的路线图,后者是我们走这条路的方法、内容。” 三一重工副总裁李京京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三一重工而言,现在不是政府要我们走出去,而是处于我们必须走出去的阶段。”三一集团为此特别成立了由8位核心决策层成员组成的“一带一路”战略小组。

  越来越多企业如三一重工一样,思考如何抓住国际产能合作所带来的机遇。中国的哪些产业具备了走出去的实力和条件?哪些企业将会率先成为“走出去”的排头兵?国际产能合作将会迸发怎样的火花?这些都是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中面临的重要问题。

 

产能合作原则

  今年5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将钢铁、有色、建材、铁路、电力、化工、轻纺、汽车、通信、工程机械、航空航天、船舶和海洋工程作为重点行业,分类实施,有序推进。

  “这些行业概括起来产业优势体现在5个方面:技术成熟;基于中国母国市场效应,运营稳定;工业体系适应市场,适销对路;技术、生产方式符合环境、社会标准。”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赵忠秀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可以把这样一种工业发展的模式向其他国家进行合作、推介,发挥中国集合优势形成综合竞争力。”

  从商品和服务的输出国,转向对外资本输出和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是中国经济发展从中低端走向中高端必然经历的历史阶段。无论哪一类参与国际产能合作,都绝不是简单的产能转移,而是对产业的竞争优势提出了更高要求。

  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研究所所长宋立表示:“国际产能合作中,我们向国外输出的也是先进而有市场竞争力的产能。如果输出所谓的落后产能,企业到了当地却缺乏市场竞争力,无异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上述12个行业中,商务部特派员方蔚以轨道交通产业为例,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了其比较优势。

  “中国轨道交通具有全产业链的产业集成优势,从轨道交通的勘探、设计到投融资方案、建设乃至后期的运营管理,全系列的铁路产品都能够提供。”方蔚说,“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这是一个全覆盖和多元化,既能提供从公路工程、通讯信号到电力牵引、机车车辆的一揽子铁路产品,也能在所在国建立加工、生产、制造基地。”

  “同时,还能够把普通速度的铁路进行提速,并且低成本、高质量、工期短。”方蔚介绍,无论是尼日利亚沿海铁路项目、匈—塞铁路、埃塞俄比亚—吉布提铁路还是中拉铁路、中泰铁路等,目前全世界所有的轨道交通项目都有中国企业在跟踪。

 

抱团“组合拳”

  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透露,中国政府正在部署一批重大项目和园区,已初步圈定了15个意愿较强烈、合作基础条件较好的国家开展产能合作。

  中国的优势产能在国际合作中,并非简单地将装备与技术复制,而应该考虑如何结合产业输出国特点、产业特点、产业承接国的特点,最大化撬动资源,实现合作,此外,规避政治风险等问题,也对国际产能合作的落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一些产能合作项目投资巨大,合作周期长,而部分合作国家并无偿债能力,这就给国际产能合作模式增加了难度。”一位不愿署名的商务部对外投资规划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我们正在筹划与一个友好国家的合作,他们缺乏资金支撑,但资源较为丰富。于是我们参与铁路设计,配建火电厂,发电卖给周边国家后帮其偿还铁路投资。同时,对于铁路周边的铁矿资源等,也派出技术人员予以支持,以帮助其偿还投资。”

  “开展产能合作必须要打‘组合拳’整体推进,这里面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方面要全产业链的推进,将产业链拉长,将价值链延伸,企业与政府间、企业与企业间各层面加强合作,形成上下游产业链‘抱团发展’。另一方面要多行业整体推进,例如沿着铁路的主导产业可以进行配套的产业园区建设,整合后续服务。”方蔚表示。

  “过去我们与产业链、价值链的企业联系并没有十分紧密,国际产能合作让我们意识到要联合体、要抱团。”李京京说,今年8月,三一集团董事长梁文根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代表团共赴委内瑞拉,共同探讨合作。

  在采访中,中远船务集团总经理梁岩峰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了达成国际产能合作的一些案例。为抓住产能合作机遇,中远船务主动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等金融机构加强联系,“我们和巴西的合作项目非常契合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本土化比例’的融资条件,一旦达成,将进一步推动我们双方在巴西方面的合作项目。”

  于是中远船务积极展开互动访问,协助配合进出口银行实地考查与调研,最终达成了产能合作。“巴西对其所用海工装备的建造实施了本土化比例政策,中远船务以提供建造技术咨询和顾问服务为切入点,逐步扩大到工程分包合作范围,也为此次合作打下了基础。”梁岩峰表示。

  “大型国有企业在资源、项目上更具优势,民营企业在国际产能合作中较容易规避误解,三一重工作为民营企业也希望能多与国有企业展开合作。”李京京表示。

  

合作与共赢

  “合作与共赢”始终是中国推进国际产能合作强调的原则。无论是与发达国家的结合,还是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中国都坚持共同商量、共同建设、共享利益,充分考虑产能合作对方国家的需要,考虑对方的核心关切。

  李克强总理在多次讲话中强调:“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是一举多得、三方共赢之道,得到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响应,中国愿在其中发挥承上启下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推进国际产能合作重在合作,我们参与中标的项目,都是与所在国企业组成投资联合体,有当地的企业加入,成功的概率才高。”方蔚说,“占用输出国的空间、利用其市场,一定要尊重对方、利益一定要分享。”

  “开展国际产能合作,有助于推动实现资源自由流动、市场贯通融合、成果广泛共享,是改变当前世界经济发展不平衡、资源配置不公平现状的有效途径。”外交部长王毅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欠发达的国家,我们还愿意根据其具体特点和发展潜力,积极帮助对方把自然资源和劳动力等方面的优势切实转化为自主发展的能力。”

  方蔚介绍,中国-印尼经贸合作区的青山园提供了模范案例。印尼矿产资源品种齐全、储量丰富,红土镍矿出口世界第一,而中国镍资源紧缺,双方就此达成合作。在工程建设中,中方始终注重维护当地和谐的生产和生活环境。“挖矿之后马上复垦,复垦以后用黄泥打在底上,入海口的水全是清澈的,并且对矿区的作业做出了严格的规定。同时还为当地提供电力和免费医疗等。”

  “三一重工是较早迈向国际化的企业,与以往‘走出去’不同,现在当地国家的需求也在发生升级。许多国家明确提出本地化要求,不仅仅满足于购买设备,还要本地生产、雇佣本地员工,甚至技术。”李京京说,三一重工并不惧怕将现有技术转让给合作方,“技术封锁并非长远之策,我们应该以此为动力推动企业技术创新,占领技术制高点,也只有技术先行,才会成为标准的制定者”。

  “过去我们是‘被动式’的利用国外的优势,今后是积极的自己走出去,依据战略需求来布局,获取我们发展中需要的东西。第二,过去是只求所用,不求所有,现在不但要求所用,而且要求所有。”美国尚高资本中国基金副主席路跃兵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国际产能合作将带给中国企业更多的内生动力。东方电气董事长斯泽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企业要‘走出去’迫使企业提升企业软实力,从研发能力、品牌影响力到产业链运营能力的综合提升”。

 

 

20151009_3

相关搜索: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