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梁稳根 爱国际化,但更爱国

时间:2012-12-13作者:三一

来源:中国企业家 记者:马吉英

 

  梁稳根是位保守秘密的高手。11月11日光棍节这天,他在十八大开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前来的媒体太多,不得不临时把梅地亚中心的两间会议室并为一间。梁稳根坐在房间一端,脸上的笑淡淡的,即使是在敏感问题上被连着追问了四五遍,他仍旧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很多媒体在很早以前就说我要进入中央委员会,我只能说这是捕风捉影,空穴来风,别有用心。我想大家都明白了,就你没明白。”他笑呵呵地对一直追问的记者说。很显然,他此刻知道自己的命运不该由自己来宣布。

  11月16日,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名单公布,梁稳根不在名单中。传闻烟消云散。

  就在外界对梁稳根是否会弃商从政赋予想象的同时,梁稳根也在关注另一位政治人物的命运。此人是奥巴马。

  今年9月28日,由奥巴马签字的一纸禁令成为三一美国的噩梦。因“涉嫌美国国家安全”,三一在美风电项目被勒令无条件退出。不甘示弱的三一反过来将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和总统奥巴马告上了法庭。

  11月6日,奥巴马连任美国总统。“这对我们是好事。”梁稳根说,“美国人剥夺了我们的财产,这事还没有完。要是奥巴马没有连任,我还挺伤心,我们该找谁呢?”

  这个玩笑包裹着强硬的姿态。很少有中国公司在海外会如此,但三一不同。

  这是一家从零起步的民营企业,第一次创业是在梁稳根老家,一个非常偏僻的湖南农村,“当时连电话线都不通”。在那里三一把销售额做到了1000万。后来又到县城,做到了一个亿。接下来提出的“双进战略”(进入大城市、大行业)成为三一历史中的里程碑事件,吹响了三一第二次创业的号角。恰逢中国经济发展进入快车道,抓住时间窗口的三一一跃成为国内工程机械行业领军者,梁稳根也一度以700亿身家,成为中国大陆首富。

  另一方面,梁稳根恐怕也是中国传闻最多的首富。他和他掌舵下的三一从来就不缺新闻。2011年,三一H股上市重启之前,一份长达19页的曝光材料使其陷于“行贿门”。2012年工程机械行业低迷,三一又成为裁员门的主角。在美国大选之年,三一决定将美国总统奥巴马告上法庭。11月中旬,三一又因间谍门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为什么三一的传言这么多?梁稳根坦言有几个原因:“首先,民营企业受关注度高;其次,民企相对较弱势;第三,很多事件都牵涉到商业竞争。”

  每一次重大机遇面前,三一都要跨过一次挑战之门。梁稳根或许希望三一在美国的遭遇,成为三一在国际化进程中的又一次洗礼。

  在此之前,三一已经在欧洲布下了重要一子。2012年初,三一以5.25亿欧元,收购德国混凝土巨头普茨迈斯特。大半年过去,普茨迈斯特的业绩完全超出预期。首先是销售收入增长了30%,其次利润大幅增加,截至目前已经达到去年全年的四倍,预计全年会超过4000万欧元。

  “现在,唯独在美国的风电项目是三一国际化不成功的例子。”梁稳根说。

  梁稳根把国际化视为三一的第三次创业。他还透露了三一集团在国际化方面的明确目标:未来五年,三一集团的国际收入在销售额中所占比例要从目前的15%提升至40%-50%。

  “没有国际化,我们公司现在最多就是个大个体户。”梁稳根曾这样说。在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看来,卡特彼勒、小松这些工程机械行业的全球巨头之所以在增长速度上比三一快,是因为这些企业国际化程度更高,由此提高了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三一在全球市场的崛起已经引起了竞争对手的警惕。作为全球工程机械行业的龙头老大,卡特彼勒也已正式将三一列为竞争对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对三一的肯定。梁稳根却坦承自己经常处于挫折感中。因为“我们的目标比较高,但是实现的结果跟目标还有一定差距”。

  梁是一个对目标极其执着的人。这在他申请入党这件事上就能看出来。为了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自称等了18年。在国外媒体看来,这简直难以置信。“你和党的关系是什么?”在记者见面会现场,一位来自德国的记者问梁稳根。

  “在中国,共产党员是有理想的人,是追求上进的人。你到外面说我是共产党员,相对于非共产党员来说,人家会更尊敬你。”梁稳根说,“如果年轻男人是共产党员,找对象都要更方便一些。大部分共产党员找的老婆,都要比非共产党员的老婆要漂亮一些。”

  他本想能在光棍节这天增加点幽默气氛,而且在上个世纪80年代,梁稳根的话听起来也再平常不过,那时人们总是对党员、军人、教师这些人群更加青睐。实际上他这番话在网络上引起的轰动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他并不吝于表达自己浓烈的情感。他说自己没有移民,三一的董事也无一移民。“即使生一千次,也要生在中国。死一千次,也要死在中国。”他说。有人评价,用极度夸张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看法,是梁稳根的风格。

  至于这是否会让三一的国际化带有一丝政治色彩,梁稳根似乎并不担心。他说自己在早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时就曾表示,在全球化时代,经济是没有国界的,但企业和企业家却有国籍。

  “热爱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有什么错呢?”他坐在层层叠叠的话筒后面,无辜地摊了摊双手,说,“如果这会影响到三一的国际化,那我宁可不要国际化,也要保持这种情感。”

  这或许又是梁式语言风格的体现。实际上,国际化已经成为三一无法扭转的宿命,也是梁稳根实现自己人生理想的必由之路。他的人生梦想是,等三一做到全球第一,他就回湖南老家钓鱼。

相关搜索: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