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周报:中国首富梁稳根:三一做到世界第一就回老家钓鱼

时间:2012-08-20作者:三一

来源:理财周报
 

20120820161804414

梁稳根
 

向文波管战略,易小刚管研发,唐修国管内务,梁稳根是灵魂。

  2011年,梁稳根问鼎首富之后,三一与他都成为了人所共知的“冠军”。

  在与中国经济共沉浮的同时,梁稳根的背后是整个行业的繁荣,

  他所面对的,也是整个行业的考验和挑战。

  他现在的目标,是世界第一。

  梁稳根的闲暇时光并不多。在公司的时候,他七点半就会来上班,晚上九点半才走。他的办公室在三一集团的“党委楼”里面。

  楼下面是一个小型的高尔夫球场,远远就可看见绿草如茵。有时候晚上下了班,梁稳根会独自来这里打一场球。

  集团总部在长沙市下属长沙县的星沙开发区,整片区域的发展历史不过十多年。新区特有的宽阔马路与低矮树木让阳光更加无遮无拦。下午三点,十字路口上穿梭着身穿白衬衣黑色西装裤的三一员工。这是他们下午上班的时间。

  行政中心外面的岗亭上站着见人就敬礼的保安。他每天站岗七个小时,太过炎热,只能在旁边放一筐冰来降温。他不仅检查进去的人的工卡,还负责阻拦一些车。因为行政中心里面车位不够,不是每个人都能将车停进去。

  当然,作为这里的缔造者和掌舵人,梁稳根的那辆迈巴赫是不会被拦下来的。

  奔驰一度是三一集团的董事们钟爱的品牌。在2007年,三一的营业额突破百亿之前,梁稳根一直开一辆组装的奔驰车,其他一些董事则换了奔驰s350。2007年年底,梁稳根终于换了一辆新车,奥迪A8。

  2011年时,三一集团攀上高峰,股价高企,公司市值达到高点,而梁稳根本人也首次问鼎中国首富宝座。他首先被理财周报的《3000家族财富榜》评为首富,其后又被福布斯、胡润相继评为国内首富。

  然而,三一并不仅仅只是给梁稳根一个人带来了财富。根据理财周报统计,三一集团里诞生了14位身家过亿的富豪,身家千万以上的则更多。

  无疑,梁稳根已经是当下中国企业家能够做到的一个顶峰。如果以地域特色来说,大部分湖南人都认同这样一个观念,“湖南人会读书,会做官,就是不会经商。”三一集团的创始团队无一不是湖南人。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对上述观念做出过回答:“湖南是在中国需要什么人的时候就诞生什么人。”

 

四人核心团队

 

  向文波曾经私下说,梁稳根是这一生对他影响最大的人。

  在长沙总部,三一集团的员工有接近三万人。他们见到这个商业组织的核心的机会并不多,但是他们都知道,向文波管公司战略,对外发言,经常出现在新闻中。易小刚主管研发,经常去外面演讲。于他们而言,见到唐修国的几率可能更大一些,因为他主管公司内部管理,相对出差少一些。而梁稳根,他是这里的灵魂。

  十八大将近,梁稳根被传可能成为中央候补委员,这一段时间,他深居简出,甚少露面。休息的时候,梁稳根喜欢听听京剧。他迷京剧已经很多年。向文波是“空中飞人”。根据三一员工自己的统计,去年一整年,向文波有260天在外面出差。据传,一般员工是上班打卡,而向文波是回家打卡,他家里人以此计算他在家里的日子。

  出差的时候,向文波总是需要约见很多人,有一次晚上,他连续见了15批人。

  就在采访前一天晚上,向文波刚刚从国外回到长沙。第二天一早,他的行程就被接连不断的会议充满。秘书在门外也不敢太频繁进去汇报其他工作。而临时要来汇报工作的其他部门人员则只能等在门外,见面时间也难以确定。

  这一段时间,唐修国上班的时候都不得不拄着拐杖。不久前他兴高采烈地约人去打羽毛球,结果下场不久就摔断了腿。每天只能拄拐杖。

  易小刚在公司内部组了一个乐队,主唱,吉他、鼓手都是车间员工。他们最喜欢的是汪峰的歌,去年年会上还表演了一出。

  四个人里,唐修国最儒雅。总是穿着衬衣西裤,戴着细框眼镜的梁稳根看上去也儒雅,可是久经商场,一手缔造了庞大商业帝国的他身上也有难掩的江湖豪气。

  大学时,梁稳根与唐修国是同寝室的哥们。工作以后,梁稳根要创业,唐修国就加入了这个队伍。

  1986年,梁稳根辞职下海的时候,当时与他还是同事的向文波不是没有考虑过创业。但是,同一年,向文波拿到了研究生的录取通知。最终决定继续深造。 研究生一毕业,向文波没有去其它地方找工作,直接来了梁稳根这里。

  几经努力,梁稳根他们将公司搬来了省会长沙,虽然只是在省会的郊区,在百里黄土荒草之上搭了几个工棚。

  可是第一批产品就出了质量问题,全部被退货。那一次,无异于灭顶之灾。这个规模还比不上一家乡镇企业的小企业的资金链断裂。梁稳根手上几乎拿不出现金,他把以前买的国库券翻出来折现作为路费发给员工。

  很偶然,梁稳根听说有一个湖南老乡在北京是行业里的专家。于是他托人安排了一次见面。梁稳根很快与向文波去了北京,见到了当时的易小刚。

  易小刚在北京一家研究所工作,有车有房,还有价值几百万的项目在手上。他跟梁稳根只是见了一面,聊了一次天,来长沙三一的工地看了一次,就再也没回北京。

  梁稳根身上无疑有特殊的企业家魅力,能够让人甘心聚集在他身边。

  不过十多年时间,那个发不出工资,拿国库券变现的梁稳根成了中国首富。根据理财周报发布的《中国3000家族财富榜》,梁稳根今年以361亿的身家蝉联中国首富,去年,他首次问鼎首富的身家是598亿。

  上榜的不仅梁稳根一人,向文波以56亿身家名列109。唐修国、易小刚也都以过亿身家跻身榜内。

  向文波曾经私下说,梁稳根是这一生对他影响最大的人。

 

并购大象

 

  当时的并购是三一的绝密事件,整个集团知道此事的不超过十个人。

  很久没有事情让梁稳根这样兴奋了。他本来以为普茨迈斯特的总裁考察中国企业只是一次寻常的行业交流。然而,考察结束以后,他居然接到了其创始人施莱西特的信,称有意愿出售普茨迈斯特。

  一贯沉稳持重的梁稳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这是一家他从进入行业起就开始仰望的公司,没想到居然有一天有机会收入自己囊中。

  他很快给普茨迈斯特的创始人施莱西特写了一封信,阐明收购意向。其后,他与向文波一起秘密飞赴德国。

  因为竞争者太多,当时的并购是三一的绝密事件,整个集团知道此事的不超过十个人。为了掩人耳目,梁稳根与向文波特意取道北京,并将梁的秘书留在北京负责接电话,对外一律宣称在北京开会。

  而梁与向已经到了法兰克福,在一间宾馆里与普茨迈斯特开起了闭门会议。他们没有来得及去看一眼莱茵河,或者歌德故居,谈判是唯一重心。

  会议持续了一个星期,双方终于达成一致。就在梁稳根离开的那天,事实上双方的协议并未在法律上得到保护。因为协议需要法兰克福市政府的盖章,而那天,恰恰市政府没有上班。梁稳根却已经没有时间,在得到施莱西特的承诺以后,他起身回国。向文波则继续留下来签约。

  法兰克福的冬天经常下雨,气温接近零下,相当于长沙最冷的时候。向文波是在过年那天才回到家里。

  并购的最终价格是3.6亿欧元,如果再加上普茨迈斯特的债务,总价合计约5亿欧元。

  这次并购案是四万亿强心针最后的一次绽放。2012年来临,行业里的人开始嗅到严寒真正的味道。

  而2011年,一切看上去都还很美好。三一的销售额突破了800亿元,平均毛利率在30%以上。

 

经济低谷与行业洗牌

 

  三一高管集体降薪,梁稳根对外宣布绝不裁掉一个人。

  2012年是在骂战与质疑中开启的。中联重科对于普茨迈斯特的并购案心有不甘,提出是自己首先在发改委处申报资料的。于是三一收购的最终审核拖了又拖,直到4月份才最终尘埃落定。

  为了刺激消费需求,行业里出现了“零首付”销售模式。一度,外国媒体报道在中国买挖掘机可以不花钱。变相的价格战日趋激烈。之后,三一与中联重科互相指责对方是“零首付”的始作俑者。

  上半年,三一被外界广泛议论的还有“裁员门”。三一被指变相裁员。

  三一上一次与裁员有关,也是在经济危机的时候,那是2008年。三一高管集体降薪,梁稳根对外宣布绝不裁掉一个人。

  四年之后,欧债危机蔓延,国内GDP增速放缓。工程机械行业的难题才真正浮现出来。

  2008年的经济危机并不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危机,因为国家很快出台“四万亿”投资计划,在这个刺激之下,行业其实得到了一轮爆发式增长。三一正是在这阶段顺利崛起。

  数据显示,2009年上半年工程机械行业销售额同比下降9.2%,出口形势则更为艰难。这一年的前三季度,出口同比下降44.6%。

  四万亿投资如同天降甘霖般适时在2009年出现。尽管前半年形势恶化,2009年最终全行业实现了12%的增长。

  最终,三一重工在2009年的销售收入是165亿元,净利润为19.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0.0%和59.3%。 这一年,三一还被管理学大师赫尔曼西蒙称为“隐形冠军”。

  2010年,三一重工的增长更加迅速。营业收入达到339.55亿元,净利润为56.15亿元,增长幅度更是达到112.71%。

  2011年,梁稳根问鼎首富之后,三一与他都成为了人所共知的“冠军”。这年4月,三一重工的股价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这一年,三一重工的营业收入是506亿元,净利润达到86亿。

  梁稳根的背后是整个行业的繁荣。在利润的诱惑之下,无数人试图挤进来分一杯羹。据业内人士说,长沙城内一度有一群离退休人员一起合作也开始生产挖掘机。他们买来各种零件,自己做加工。一年就生产两台机器,赚一二十万来补贴全年的活动费用。

  四万亿投资结束,市场再度遇冷。而也许,这一次,才是真正考验整个行业的时候。

  三一成立的时间不过16年。如果与欧美国家的企业相比,中国的企业都只能称为后生晚辈。2008年的那一次经济危机在政府的调控之下不但没有成为危机,反而主推了行业的超速发展。

  而过度繁荣之后遗留的问题,在新一轮危机之下尤为严峻。

 

国际化

 

  梁稳根说,如果有一天做到世界第一,他就回涟源老家去钓鱼。

  梁稳根终于出面了。他对外解释,裁员其实并不是裁员,而是将一些员工转岗培训。

  向文波做了更详细的解释,过去几年的快速增长,导致三一没有时间对员工进行有效培训。他承认今年发展速度放缓,于是着手对员工进行大规模培训,包括操作、装配、拆掉机器等。

  向文波在公司出现的时候也都穿着制服。中午12点10分,他和其它高管们会一同现身在高管食堂。为了保证吃饭时间,如果没有按时出现,每个人都会被罚款。餐桌上常年摆着维生素。

  湘菜口味重,为了养生,高管食堂的菜会特意做得清淡一些。三一的高管们都有午休的习惯。三一的中午休息时间从12点到3点,有三个小时。

  梁稳根保持至少每周二早上7点半参加高管早会。在公司会议上,他让每一个参与的人发言,双眼认真看着发言人,随时拿一支笔记些东西。

  如果每一个人都看到了行业变动,那么这种变动对梁稳根来说更是切肤感受,不能不做应对。

  向文波向记者透露今年三一重工还将有几起海外并购,国际化将是三一重工应对行业不确定性的重要措施。“对三一来说,海外市场是巨大的,今年海外市场获得的收入占比预计将达到10%,是去年的两倍。五年后将达到30%。”

  三一目前已经将自己的海外业务交给普茨迈斯特去做。而内部人士透露,普茨迈斯特今年有一个月的利润已经相当于去年全年的利润。去年,普茨迈斯特的利润为600万美元。

  对外扩张,对内,向文波指出要“健身”,即指“加强内部管理,加强内部创新,提高产品质量”。

  尽管行业波动,外围市场疲软,向文波认为明年美国和欧洲市场仍然可能停滞不前,但是“其他新兴经济体比如非洲和拉丁美洲,当地的建设项目将带动机械装备强劲增长”。

  “从长远来看,工程机械行业仍是‘日不落’产业。城市化进程和基建工程的更新发展,使中国工程机械行业至少还有二十年发展期;全球工程机械化发展,导致国际市场需求一直增加,因此国际市场何时到顶无法预测,像卡特彼勒已平稳增长了100多年时间。”

  卡特彼勒现在正是梁稳根的目标,他希望三一能够超越这家美国的百年企业,登顶世界。

  唐修国曾经评价梁稳根说,“梁总是一个很有目标的人,跟他在一起,你会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可以追求的目标。”

  而梁稳根则说,如果有一天做到世界第一,他就回涟源老家去钓鱼。

相关搜索: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