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三一总裁唐修国:最大的挑战是能不能认识自己

时间:2011-11-22作者:三一

转自:凤凰网 来源:中国企业家 记者:杜亮
 

  三一的未来如果只是财富问题,我们甚至可以把财富交一部分给子女。但是,三一的未来不是一个财富的问题,是怎么样发挥财富的问题

——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谈领导力培养

 

  从一个小小的焊接材料厂起步,经过22年发展,三一集团已经成为中国最大、全球第六的工程机械制造企业。对于一个拥有68000名员工、近4000名干部的企业帝国而言,其成功绝不止于行业战略的成功,在内部人才培养、领导力持续发展上,三一亦有其独到之处。

  这是一家出身草莽的民营企业,但却并非典型的家族企业。唐修国是三一最早的四个创业元老之一,目前任三一集团总裁。沉稳内敛的唐是三一的“二号人物”,公认的“内当家”。在三一总部,唐修国向《中国企业家》介绍了三一领导力持续发展的经验。

 

  三一集团在一个国有企业垄断的领域发展到这么大,在领导力的培养上一定有非常扎实的基础。您可以说见证了整个历程,这其中三一有什么样的基本经验?

  唐修国:实际上三一并没有刻意去强调,领导力和其它的经营能力之间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我们希望三一要真正地做一个谦虚的组织。梁总在一篇短文里面写道,塔塔钢铁的CEO65岁的时候,说伟大的领导力是什么?就是谦卑。我的理解就是,你哪怕做得再好,但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实际上只要保持持续的学习的能力,三一还可以做比今天更大一点的事情,还可以接受更强的挑战。有人开玩笑说刘翔的成绩从14秒提高到13秒,差一秒怎么这么难。但是,如果他花一年的时间去提高,每一年提高一点点,他也能做到。我想做企业,发展领导力也是这样。

  当然我们还是要给员工一个解释,到底什么是领导力?我比较欣赏德鲁克对管理的定义。他说管理是什么?企业管理就是界定企业的目标,然后组织激励你的团队实现这个目标。界定企业的目标是企业家的使命,而激励你的团队实现这个目标是领导力的范畴,这两者相加就是管理。

  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好多年之前,我们说过要把营销,把服务,建成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但是有一个员工就讲,他说这些都不是。他说三一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梁总这个人比较大方。“大方”的意义在哪里?实际上他就会有很多的追随者。过去我们说,金钱只有诱惑力,事业才有凝聚力。当然,现在看上去,不完全是这样。在今天,金钱恐怕不完全只有诱惑力。

  所以,梁总确实在建立一个具有持续学习能力的一个组织。他在致力于把这个组织打造成一个有大量的追随者,而不是我们过去说四个人起步,今后还是四个人,或者说四十个人。大量的人认同他追随他,而这个组织能够把他们的价值,把他们的动机激发起来,来共同追求远大的目标。我们理解的领导力大概就是这样。

 

  您刚才讲到谦卑、大方这些品格,其实刚才我们听你们人力资源部的同志分享三一的一些做法,实际上也谈到了远大的抱负和理想,为中华民族腾飞奋斗,这是不是很重要的凝聚人心的一个东西?

  唐修国:你说的这个非常非常重要。加德纳写的《论领导力》那本书提到,作为领导力实际上有9项任务,第一项就是目标,第二项是价值观,第三项是动机,第四项才是管理。

  什么样的目标才能够激励员工,有一句话叫胆大包天的目标可以激励员工。大家真正在为这样一个远大目标奋斗,过去可能觉得是不可思议的,但是,通过我们形成共同价值观,把大家的动机激励起来以后,大家感觉有可能的。这个时候人可以说达到一个临界的状态,这个临界的状态是最能够激发人的潜能。

  今天,金钱可能还有某些凝聚力。但是什么更重要?确实是对事业的追求最重要。

 

  当年,你们“梁袁毛唐”四个人在一个山头上“结为兄弟”,共同创业。今天回想那一幕,有没有一些心态上的变化?

  唐修国:当时我们就强调三一的成功不应当仅是一个事业上的成功。即使有家财万贯,如果我们四个人做得不痛快,分手了,那也不能说是成功了。我们的目标是真正能够为中国的企业管理创办一块试验田。这个目标,就是不但事业要成功,而且是我们合作的成功,这是一个前提。为什么我们当时会强调这个事情?因为有感于中国文化。有人讲中国人打麻将,就是顾自己,防着别人,合作精神是少一点。我们觉得难道中国文化真是合作精神少一点吗?未必是这样。但是,如果大家反复去强化负面的东西,很可能大家会觉得中国文化真是这么回事。我们觉得不应该这么去强化它,而是应该强化中国人的合作精神。你看中华民族绝对是不怕大灾大难的,任何大灾大难面前都打不垮中国人。我们当时决定创业的时候,尽管没有大灾大难,但还是很悲壮的,啥也没有,四个人在一起,吃什么?喝什么?如果散伙了,那就等于什么都没有了。至少我们在一起,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们同甘共苦,有一个共同的追求,相互之间还有一个依靠。

  所以,我们对四个人在一起的合作看得非常重要。今天就我个人而言,实事求是地讲,我对事一是一,二是二。但是,对我们几个人的感情来说,我还是充满感激之情。

 

  在三一,你觉得是感情第一吗?

  唐修国:那不是。看对什么问题,如果面对大家的生活问题,我会感情第一。但是,在今天,我在上班,在面对我们三一的追求的时候,怎么能感情第一?

 

  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四个人不可能完全一致,有没有发生过冲突?

  唐修国:冲突有,但不是破坏性的。因为我们有一个好的领袖,所以短暂的冲突后很快能够达成一致;并且我们达成一致以后,再也不能有第三种声音出现。你自己的其它的声音,可以要求记录在案,或者埋在自己心里面,其它就不要说了。因为再往下说—你看我以前就这么讲,我说了这个事情不行,那就是一个可以做成的事情,最后也做不成。实际上你问的这个问题,是真正的领导力的范畴。率领和激励你的团队实现你的目标,什么意思?就是执行力。所以领导力几乎可以跟执行力划等号。

 

  有没有你们三个人都反对梁老板的?

  唐修国:这个事儿好像没有。因为梁总有句话,如果真是大家都反对,哪怕是有一桶金子我也不去捡。另外,我们这个决策同别人不一样,我们有的时候工作和生活没有截然分开,比如说早餐、中餐、晚餐经常在一起,讨论公司的问题。很多问题拿到决策会议之前,就已经达成一致了。

 

  其实中国很多民营企业都有非常浓厚的老板文化,或者是一人文化,就是听老大的。你觉得三一是不是典型的一个老板文化?还是一个创始团队的文化?

  唐修国:实际上三一既不是老板文化,也不是创始团队的初级文化,而是什么呢?三一是能够与时俱进的。

  今天三一有68000名员工。我们这个团队,还有多少能力?6万人的企业里面,什么样的人没有?有多少人没有被我们所发现、还没有真正成为三一事业的继承者。也许他们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还没有到这么一个状态,这不怪他们,是我们的问题。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该做什么?

  所以,今天如果谁要问三一的未来到底怎么去定义,我想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认为我们这个组织可能还有很大的能量,这个能量有多大?我们不知道。

 

  对三一来讲,是不是还是面临二代交接这样的问题。比如对像你们这些最高决策层,三一对你们的子女进入这个企业有一些规定吗?

  唐修国:接班的问题现在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但这里毕竟是民营企业。如果是我们的二代,他的机会显然比其他人的机会大很多,这是一个现实。三一对他们非常开放,可以参加我们任何会议。但是,不在公司工作,就不做决策,对他们都要求从基层开始,从生产车间开始做起。

  至少今天,我们是这样考虑这个问题的:三一的未来如果只是财富问题,我们甚至可以把财富交一部分给他。但是,三一的未来不是一个财富的问题,是怎么样发挥这个财富的问题。所以说到接班,那是一定要看谁能够真正的率领三一,能够给三一更美好的未来,一定是要这样。我想如果谁今后真正接班的时候,也应该是能够把三一的未来告诉我们看看,你会怎么做?

 

  您觉得目前三一在领导力传承上面临的一个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唐修国:我认为最关键还是人的问题;最大的挑战还是我们能不能认识自己。要知道我们是从几个大学生,工程师开始起步的。对最高决策层来讲,什么时候三一的发展会受制于我们的能力,这个企业某些业务的发展,会不会因为我们受限。我们的感觉可能还良好的时候,事实上我们已经成为我们业务发展的障碍了。这个问题是需要非常冷静地对待。

 

  其实三一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从你们四个大学生到九个人决策的董事,实际上也是在不断吸纳外面的新鲜血液、有能力的领导人才进来。在这样的过程中,有一个普遍的矛盾,就是说外来的人能力也很强,带来很多新鲜的东西,然而里面的人可能会感到一定的威胁。但是,实际上三一的高层的流失率非常低。你们是怎么解决这个新旧融合的矛盾?

  唐修国:实际上在三一,我们旗帜鲜明地把机会优先给我们自己每个员工。任何一个岗位,如果说我们的员工你觉得你能做到,你只要作出承诺,我们就对他有信心。很多外来的人,我们都是首先让他做副手开始。有一个在大型国际化集团工作过的高管,到我们印度公司来,要做CEO,我们说不行。你只能先做CEO的副手,工作一年,然后我们再评估。他如果能力强,能够帮助我实现这个目标,我们为什么不让他做,我们为什么计较,一定要自己人占着这个位置?就像抗日的时候,不管是国民党也好,共产党也好,谁能够打败日本帝国主义都行。

  对位置看得比较轻,这是三一的一种文化。另一方面,我们也强调我们的员工要加强对自己的预期管理。人都有高估自己这么一个倾向。既然有这个倾向,既然这是人的本性所决定的,所以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认为能做的事情,不要过分地看重。而别人认为哪些事情你能干,应该更多尊重别人的意见。这样的话,反而更加有利于成功。人的工作有很大程度上说是一种——我把它叫做信心决定的。我对这个人有信心,很可能他做了6、7分,我会给他评价8、9分;对这个人如果没信心,很可能是负面的。比如说,本来只有半杯水,我就挑毛病,还有半杯哪儿去了?所以,这是一个组织文化的问题,我们希望我们的员工能够正确地看待自己。

 

  您觉得咱们既不是老板文化,算不算一种“梁山文化”?当然梁山好汉他们定的目标不怎么高,所以最后失败了。这是企业战略有问题。但是能把这么多能人都聚集到梁山上,很不容易。

  唐修国:梁山好汉是不是有一种团队精神?我觉得三一的文化就是一个团队文化。

相关搜索: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