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救援生命线的尖兵——记三一集团青年志愿者突击队

时间:2008-06-06作者:三一

《中国青年报》6月5日稿  在四川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前线,活跃着一些连续打通3条救援生命线的尖兵,他们就是三一集团青年志愿者突击队。
   
  

  到一线去!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5月12日,由于强烈地震,整个灾区数千公里的运输线损毁严重。截至5月14日,仅绵阳一市,据不完全统计,损毁道路就超过600公里,桥梁250余座。此前充满生命力的城镇和村落,变成了一个个“孤岛”。

  这些孤岛上,数万人被埋在废墟中,急待救援;第一时间抢救出来的伤者成千上万,缺医少药,急需转移救治;幸存的人们缺衣少食……

  “不惜一切代价打通道路!”5月13日,在灾区指导抗震救灾工作的温家宝总理斩钉截铁地说。

  部队官兵、各地政府组织的专业救援以及各方社会救援力量都奔向同一个地方——川西北。

  5月14日,一支50人的志愿者队伍在重庆会聚。这些平均年龄25岁的年轻人穿着同样标识的服装——三一集团抗震救灾青年志愿者突击队,从全国各地赶来。跟随他们进入灾区的是三一集团紧急从客户手中“拦”下来的7台大型挖掘机和3台起重机

  5月13日上午,三一集团成立以公司团委为骨干力量的抗震救灾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紧急联系四川、重庆周边的所有客户,取得客户谅解,将客户已付订金购买的价值1500万元的设备腾出来,直接开赴灾区。

  5月14日晚,暴雨如注,机器轰鸣。重型车队连夜驰援近400公里,次日凌晨,所有的救援设备和操作手抵达重灾区绵阳。这是第一支大规模携带重型设备进入绵阳的外界救援队伍。

  来不及就地成立指挥部,10台重型设备兵分三路,连夜开往平武、安县、九岭三县。

  

  8天8夜,南坝镇出现在眼前

  15日凌晨4时30分左右,三一集团青年志愿者突击队4台大型挖掘机、3台起重机摸黑抵达平通镇。这是首批运达该镇的重型救援设备。

  此前一天,温家宝总理在北川县视察灾情,讲话中特别提及灾情严重的平武县。

  隶属该县的平通镇,是绵阳方向经南坝镇、平武县城,进入九寨沟的必经之地。自大地震发生以来,这个拥有近1万人口、房屋几乎全部损毁的小镇已经与外界断绝交通联系超过50小时。

  先期进入的小股部队已在该镇找到遇难者尸体超过500具,伤者无数。除留下一台挖掘机帮助搜寻幸存者,其他所有设备都被调往打通至南坝的九环线。

  平武县25个乡镇中,位于深山腹地的南坝镇灾情最为严重,仍处于与外界交通通讯断绝的状态。当时尽管已有小股部队徒步进入该地区,但由于缺乏重型设备,无法展开大规模救援,只能靠受灾群众自救。

  来自湖南丘陵地区的突击队副总指挥、三一集团团委副书记李标志查看施工现场后,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蜿蜒盘旋的九环线,目力所及之处,已被山体滑坡、塌方和泥石流全线损毁。有的地方巨石横陈,大的有半间房屋大小;有的路段被震开长达数十米的裂缝,宽处达10多公分;有的地方被滑落的土石全部掩埋。严重处,整面山体崩塌,路基已经不在。

  一些险要地段,崩裂的巨岩悬在头顶,裂缝清晰可见。险象环生的山路下,是深达近百米的陡坡,底下是湍急的涪江。“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险恶的施工环境。”李标志说。

  顾不上吃早饭,来不及休整,操作手马上开始施工作业。仅容一台机身的道路上,26岁的操作手易慰先小心地操作着机器,挖开倒塌的树木、岩石和土堆。余震不断,头顶上随时可能有山石滚落,脚下可能有塌方。

  疏通的道路艰难地一点一点向前延伸。饿了,啃一口方便面;困了,靠在操作室里打个盹。5月的深山,夜里仍然寒气袭人。易慰先和同事们撕开纸箱、纸板,铺在身下,和衣而眠。

  易慰先与未婚妻定于6月7日举行婚礼。自5月15日凌晨一头扎进手机信号断绝的平通镇,就与家里人完全失去了联系,整整3天3夜。

  5月15日开始作业当天,作业现场百米开外,突然发生塌方,一辆小货车被滚落的巨石砸中,起火燃烧。驾驶室里坐着一对小夫妻,妻子当场死亡,重伤的丈夫已经推开车门,却未能逃生。

  推进响岩路段时,突然发生余震,山石滚落。指挥挖掘机操作的夏文博赶紧冲到操作室,招呼同事离开。两人连滚带爬,刚刚躲进旁边一台装载机的车底,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已呼啸着砸进操作室。

  九死一生,惊慌初定,操作手又钻进了操作室。“既然来了,就不能怕死。”27岁的夏文博说。

  那时候,李标志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些年轻的无所畏惧的队员。那是他带出来的队员,他有责任把他们平安交还给他们的家人。但他跟队员们都知道,前方有成百上千的伤员急需从这条道路转移救治,身后有大量的救援物资同样在等待着这条道路运送。

  一路上,余震不断,塌方不断,滑坡不断。余震之下,刚刚挖通的道路又被阻断,只能掉头再挖。

  5月23日傍晚,经过8天8夜的艰苦努力,南坝镇出现在李标志和他的队员们面前。3天后,绵阳至南坝、平武县城、九寨沟的九环线全线贯通。生命救援线畅通无阻。

  

  救援北川县城

  5月16日下午,三一集团青年志愿者突击队4台起重机运到北川县城入城口。之前运达的很多重型设备都停在路边——一块两层楼高的巨石横在前方的道路右侧,左边是数百米深的山谷,中间只留下刚好容一台机身挤过的空间。

  更要命的是,这道险隘过去之后就是一个急转弯。已被巨石砸开裂缝的路基,能不能承受重型设备通过?就算能挤进险隘,长达10多米的车身能不能转过弯去?现场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包括那些久经沙场的操作手,谁的心里也没底。

  “稍有不慎,就是车毁人亡。那种危险,怎么形容都不过分。”突击队总指挥、起重机公司副总经理朱丹说。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北川县抗震救灾指挥部一名工作人员急跑上山,希望重型设备尽快下山入城。“下面全是小型机械,对整块的钢筋水泥无能为力啊。”

  32岁的刘勇二话不说,爬进了操作室,点着了发动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紧张地注视着这台长达13米、能吊动52吨重物的庞然大物,咬着路面,一点点挤进险隘,一点一点通过。

  通过急弯最险段时,带队的朱丹别过去脸,不敢再看。

  “当时一心想着过去,没时间考虑别的。”加大油门,这个大家伙终于顺利驶过弯道。通过之后,刘勇才发现手心全是汗,后背的衣服全湿透了。

  后续车队陆续循着前车,一一开进北川县城。

  到5月16日下午重型设备进入时,能用双手、锹镐和小型机设备抢救出来的人,都已经获救。

  刘勇的起重机被直接带到了信用社。有部队士兵指着一片废墟告诉他,这下面埋着几十个人。废墟上预制板横陈,在上面,压着一根直径1米左右的粗大石柱。

  艰难地靠近,吊起。1个小时后,石柱被挪开。等候在一旁的部队战士上去,开始用小型机设备挖掘。很快,一个受困超过100小时的女人被挖了出来。

  被废墟掩埋的县城道路,被一台台重型机械清理。救护车不断驶进,幸运的生命被救出。

  5月17日12时30分,在突击队起重机的吊运下,一名在废墟下坚持了5天的幸存者被救出。

  当天下午3时30分许,突击队员余天羽突然从旁边消防官兵的对讲机里听到紧急呼叫:“山上水库有决坝危险!危险!赶快撤离!撤离!”

  所有听到的人扭头就跑,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人,也跟着往回跑。起重机操作手罗小军突然发现一个抱着小女孩的老太太,另外一只手还牵着一个小男孩,裹挟在恐慌的人群里,步行艰难。罗小军上去不由分说,从老太太手里接过两个孩子。

  背上背着一个,手里拖着一个,罗小军一口气跑到半山腰。“我们不就是来救命的么?哪个我都放不下。”这个20多岁的小伙子说。自5月14日从长沙开车奔赴绵阳,3天3夜,他未曾合眼。

  

“我为这些‘80后’的同事感到骄傲”

  5月27日,在前线奋力抢通13天后,李标志带着他的队员们返回长沙总部。回到“家”,他们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

  前后共有80多名员工加入三一集团青年志愿者突击队,他们的平均年龄在25岁至26岁之间。今年41岁的朱丹,是突击队里年龄最大的老大哥。“我们带出去的队员一个不少地回来了,也没有一个人提前撤退。”这是朱丹和接替他担任前线总指挥的李标志最开心的一件事情。

  “我为这些‘80后’的同事们感到骄傲。”朱丹说。

  担任抗震救灾总指挥的三一集团团委书记梁冶中,同为“80后”生人。在后方紧张指挥协调的13个日夜里,他注意到,很多年轻的同事深夜仍不肯回家,执意等候前方同事传回来的消息。他们排着队捐款,排着队一趟又一趟献血。

  在年初抗击冰雪灾害中,50多位同样年轻的操作手,在梁冶中的亲自带领下,前后奋战10多天,为有效除冰通路作出了突出贡献。23台平地机中,行程最长的一台,从湖南境内直达广东,打通道路里程达1059公里。

  “经过灾难磨练,我们这代年轻人会更加成熟,我们能够担当起民族振兴的重任。”梁冶中说。拥有两万多员工的三一集团,员工平均年龄29岁,其中总部团员青年就达6000多人。正是以这批年轻人为主的团队,使三一集团的销售从13年前的不到1亿元,飞速增长至去年的135亿元。 

相关搜索: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