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文波:股改路上的急先锋

时间:2005-09-12作者:三一

  作为首家进行股权分置改革试点的上市公司――三一重工注定将被记录在中国证券市场的史册。作为三一重工的领军人物,向文波曾经站在股改的风口浪尖.他的成功与否已经不仅仅是个人与企业的兴衰成败,而是关系到整个资本市场的改革能否顺利推进。
  如今,两批试点已经顺利结束,股改将全面推开,这位股改路上的急先锋终于能够轻松地为我们讲述三一重工股改路上的酸甜苦辣。
  王君择:你们现在回想起来,为什么当初你们被选定作为首批的试点公司?
  向文波:我认为这个问题,最权威的回答应该是找尚福林主席和中国证监会。但是我个人理解的话,三一之所以能够成为首批股份制改革试点企业,可能是有这么几个因素,一个公司有良好的业绩,去年我们三一重工,在全国一千几百家上市公司里面我们的业绩是排在第四位。这是第一,第二的话,这个企业具有代表性,因为它是一个民营控股的企业。第三个的话,他的股本结构相对简单,那么决策的程序会比较简单,因为你看我们这个非流通里面72%点几是有三一重工一家,就是三一集团一家持有。第四的话,就是我们企业有强烈的这种参与改制的这种动力和要求。这是中国证监会的有关规定里面也是提到的,就是改制企业自身必须有这种强烈的愿望。另外一个的话,我们企业有这种好的发展前景,这个可能都是三一能够成为首批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企业的一些因素。 
  王君择:那你们最初推出这种十送三股,还有派现八块钱,是怎么推出这个数字?
  向文波:它这个是一种价值,我们讲是自己的一种判断,所以我想以后的股权分置改革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价,或者统一的标准,大家都是一种愿望,作为非流通股东来讲,你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来解决你这个问题。作为流通股东来讲,你愿意得到多少得好处,来出让你这个东西,就是出让你允许非流通股东流通的这个条件,这是一个双方对利益的判断,不存在一个非常严格的计算的公式,如果有这个公式那就简单了,所有的公式把你的这些参数输进去,那结果就出来了,你支付多少,你支付多少,实际这个东西是不存在的,所以是两类股东谈判的一个结果,也是两类股东对利益和价值判断的一个结果。某种利益上反而代表了一种思考的模式,可能这么理解可能更妥当一些,就是思考的一种角度。 
  王君择:最初好像方案推出的时候,还是压力蛮大的,意见分歧挺大是吗
  向文波:这个应该说内部的压力还不是太大。外部的压力倒是很大,并且这种压力可以说是超出我们预期的。 
  王君择:你们预期是怎样?
  向文波:一个方面我们认为这个方案,应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有利于各方的方案,应该说大家都欢迎的一个方案,这是第一个。第二个的话,我们没有想到,我们没有想到外部的压力会这么大,首先是整个这批我们讲的首批股权分置改革试点企业成为了整个资本市场,各方利益角力的一个焦点,所以这个利益的直接相关者和间接相关者,他们都在讨论我们的方案,关心这个股权分置的改革,某种意思上,我们所面对的是整个资本市场的一个压力,另外面对的是一个全体社会,就是所有关心中国市场发展的同时也有持有不同看法的一些人士,或者各方面的一些压力。 
  王君择:好像5月10号推出这个方案,头一天晚上双方还争执得很厉害,包括几大基金,非流通股东最主要的那个,三大基金,他们好像对这个议案不是很满意。
  向文波:这是一个传闻,说是报道说,他们讨论得非常激烈,非流通股东说是我们搞到好晚好晚,这个都是误传,没有这么回事。实际上你们也看到了,后来的,比如说我们第一大流通股东申万巴黎,他们的那个方案和要求,他们希望提出的来的是他们希望能够得到3.9股,另外的话,他们不需要现金,我们的方案是三股,加八块钱现金,实际上这个差距是很小的,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时我们的改制前的股市的收盘价格大概是十六块左右。我们支付的八块钱现金,在二级市场上面可以购买到0.5股,实际上就是已经达到了3.5股,那么称其量差距就是0.4股,0.4股的差距,所以差距并不是外界想象的那么大。 
  王君择:我很想知道,就是最初我们推出这种方案,应该自己有一个底线,我们的底线是什么?
  向文波:其实底线这个东西,我们当初提的方案,严格来讲,就是我们的底线,因为当时的话,制度上并没有明确,你可以反反复复地提方案,因为这个方案的话是没有先例的,所以严格来讲我们第一个方案就是我们的底线方案,所以在很多场合下,我都说我们这个方案不可能改变,不可能改变一个方面是因为制度和程序的问题,另外一个方面,这个方案的改变是很大的一个课题,因为内部非流通股东意见的统一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个过程。 
  王君择:当时好像有一种这样的声音,就是说公司做了两次调整,公司觉得很让利给流通股东,但是流通股东还是认为,即便是这样,非流通股东持有股份的成本还是要高出他们三倍多。
  向文波:所以我在很多场合谈了一个概念,这次股权分置改革里面,这个价值判断的一些概念是混乱的。所以我们讲是中国资本市场是一个空前的迷茫。刚才您提到的这个关于持股成本这个概念,是股权分置改革里面提出的一个,我认为最模糊的,也是最没有根据的一个概念,其它的我们资本市场价值判断的一个准则。这个概念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这个我在很多场合下都讲过这个概念。
  改革注定不是一番风顺的,三一重工最终还是做出了妥协,修订了方案。 (2005年09月07日 10:40 )  

相关搜索: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