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痛说股权分置改革试点详情

时间:2005-07-19作者:三一

  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痛说股权分置改革试点详情

 

  向文波,中国全流通第一股三一重工执行总裁,亲历并主持了中国股权分置改革的破冰之旅。

 

  6月17日,《经济》杂志记者在湖南长沙三一重工总部的办公室见到了向文波。他显得十分的疲惫,双眼因休息不足而有些发红,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搞股权分置改革试点这一个多月里,实在是太累了。

 

  现在我已经用很平和的心态看待这件事儿了。向文波身上完全没有一个改革试验成功者的意气风发,这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在一个半小时的长谈中,这个40岁出头的年轻企业家身上还是让人感受到了隐藏的激情,他善于表达,语速极快,尽管疲惫,但颇有气势。

 

  向文波的一段独白

 

  说实话,方案通过时,我没有想象的那样激动或者什么,我们按部就班的召开记者会,吃饭,仅此而已。

 

  三一重工从某种意义上成了一个焦点,大家把三一重工看作中国股权分置改革未来的一个模式,一个风向标。这个过程中,三一重工受关注的程度之高,涉及到的利益之复杂,说老实话,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试点刚一开始的时候,遇到一些我们没有预料的问题,甚至有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慢慢的,我们开始看得清楚了,这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往往对方说得不一定是他想做的,找出一些理由说你的方案有什么不好,这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博弈的激烈程度还是超过了我们的想像。现在想来也还是正常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么大的一个蛋糕,这么重大的改革,必然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博弈。四家试点企业中,即便是其中有一些既得利益者,也还是少数,更多的利益方都在为未来博弈。

 

  始料不及之二是,我们感觉明明是让利于流通股东,为什么进行的如此艰难呢?现在想来也完全可以理解了。中国证券市场改革,其本质是要在中国建立一个完全的资本市场,要建立一个市场经济的体制。那么在计划经济或者说在特殊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那些文化和价值观念,与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有一些不协调的地方的,在资本市场发展所基于的价值体系和文化上,仍然存在认识上的差异,所以谈判显得非常的艰巨。

 

  始料不及之三是信息的混乱。这次改革凸显了媒体在资本市场发展中的作用。媒体的误导,与资本市场的规则也是不协调和不相容的。中国的证券市场依然还有大量的散户投资者,他们是信息不对称的最大受害者,参差不齐的媒体使股权分置的问题变得格外的复杂。

 

  所谓的法人股持股成本的概念,就是由媒体杜撰出来的似是而非的概念。提出这个概念,实际上就在中国证券市场上建立起一个基于这样的概念的价值分析体系,你的成本是多少,我的成本是多少,并基于此提出了所谓的成本一致性的原则,大大扰乱了资本市场的本应有的价值判断基本准则。

 

  最后,造成了投资者的迷茫,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看待股市的价格和资本市场的作用,也不知道应该怎样看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享有的权益,最后的结果是,寄希望于股权分置改革解决所有的问题:既解决股市上的亏损问题,还要解决企业的盈利问题,什么问题都搅到一起,这是一个很大的干扰和误导。

 

  媒体的作用是我们一开始没有想到的,其中也不排除有意的炒作,所谓商业利益驱使下的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恐怕也是转型期间所必需经历和承担的。

 

  可是这样一来,整个股权分置改革变成了博弈、误导加情绪的一趟浑水,整个社会对中国证券市场改革的期望、十年的积弊、股市的低迷都集中在这次改革之中。但是希望在这一次试点中全部解决,是不现实的。

 

  这些复杂的因素给这次股权分置改革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们认为是一个利好的事情,硬是被炒成了一个利空。

 

  当然,还是应该看到,中国以前的很多改革都是政府强力推动的,甚至媒体都是一个声音,但股权分置改革是一个民主化、市场化的改革,这是一个根本的进步。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受到来自任何方面的压力。

 

  总之,这场改革带给我很多始料未及的感受:想象中困难的事情在现实中变得容易了比如和政府部门打交道;而本应容易的事情倒是变得困难了原以为让利于股民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却变成最艰难的战役。

 

 《经济》对话向文波

 

 《经济》:三一重工进行改革试点是出于企业自愿的吗?

 

  向文波:这一点是肯定的。外界的报道都是毫无根据的,说是证监会强迫指定。股权分置改革对于我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儿,对于这种好事儿难道还要强迫去做吗?但是这种说法可能是有听众的。因为证券市场存在着巨大的信息不对称。

 

  在中国证监会关于改革试点的通知中已经讲得很清楚,试点企业首先要自己有要求、有愿望,所以不存在强迫。

 

  股权分置改革的整个决策程序是长期而复杂的,已经酝酿了多年,不是尚福林主席某一天开个会就可以决定的,甚至也不是证监会自身就能独立决策的,这毕竟是一个制度性的改革。

 

  作为三一重工,从一上市就积极地参与到这项工作中了。因为我们知道股权分置的问题必须要改,也迟早会改,而中国证监会也在积极进行调研,所以我们很早就参与其中了。最后,我们成为试点企业之一,绝不是谁指定的,也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是我们长期关注和努力的结果。

 

  实际上,第一批试点原有8家企业在争取,最后下来只有4家,这个选择过程并没有什么外界传闻的内幕。

 

 《经济》:8家变成4家的选择标准是什么?

 

  向文波:其中有很多的考量。这项改革毕竟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我个人认为,肯定要考虑对市场的冲击、考虑企业的代表性、方案的合理性等,这些都是考虑的因素。

 

  三一重工成为试点和长期的良好业绩应该是分不开

相关搜索:

投稿与内容反馈

热门搜索:小型压路机价格装载机价格大全汽车起重机三一泵车三一混凝土搅拌车二手挖掘机平台国产挖机型号大全三一挖掘机工程机械设备网三一重工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