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 80 后团队的铁骨柔情

时间:2012-05-28作者:

86m泵车若是横向伸展,就相当于一条百米跑道。 带着"吉尼斯"式的光环,它开创了三项世界之最—— 臂架最长、臂架节数最多、泵送排量最大。这些让世 人震惊的荣誉与数据背后,究竟凝结了多少三一人的 智慧和汗水?在86m泵车的项目组,有这样几个80 后的年轻面孔,开朗乐观,成熟稳重,浄浄铁骨,也 有似水柔情。

54.jpg

刘振中:崇尚自由的乐天派

刘振中,机械工程师,2008年进入三一,主要负责泵车下装结 构件研发设计。性格幵朗乐观,崇尚自由的人生。

“在满足功能的情况下,把结构做得轻巧稳定、简单美观,是 我努力的目标。”他说,“在工作方式上,有的人喜欢慢条斯理, 有的人喜欢突击作战,我希望所有的工作都能有序地进行,但每每 事与愿违,因为很多工作都是突发事件,这就要我同时具备快速应 对和快速反应的能力。”

对于大多数人来讲,事业和家庭是很难平衡的,但刘振中却跳 出了这个怪圈。在三一的四年间,完成了所有人生大事,买房,结婚, 生子,工作生活两不误。“但也有例外。”刘振中回忆起86m泵车 攻坚阶段的那段曰子,总是充满歉意,“我在公司连续通宵奋战, 老婆却怀孕9个半月一人在家待产。虽然她对我的工作一直是支持 的,但对此我还是有很多愧疚。”然而一切都是值得的,86m泵车 按时下线并召幵了新闻发布会,刘振中当时激动和兴奋的心情无以 言表:“我觉得它也是我孕育巳久的孩子,只不过这个孩子可一点 都不娇嫩,他是个钢筋铁骨的庞然大物,并且一出生就注定会让世 界震惊。”

“三一的研发工作总是很紧张,同事间的交流总是在协调工作, 却少了人与人之间的交际,我希望工作中的伙伴,也能成为生活中 的挚友。”乐天派其实也有自己的小烦恼。

目前,刘振中的工作状态依然很充实,投入了新的研发顶目,并 且作为顶目经理也有了自己的攻坚顶目。问到他目前最想做的,他说:

“当然是休个长假来调整一下自己咯,也能多陪陪家人和孩子。” 刘振中对自己从来不会去想太多的规划。用他的话说,总是憧 憬未来,会忽略了现在,珍惜眼前的每一刻吧。

“对三一想说的话?感谢,当然是感谢,要不然会是什么?该 加薪了? ”采访结束前的最后一个问题,刘振中也没忘调侃一下。 这位80后小伙的睿智幽默,让记者深受感染。

熊锦昌:兢兢业业的实干者

熊锦昌,底盘工程师,2008年进入三一,负责底盘选 型及改装。他希望有一天三一做出像奔驰一样□碑及品质 的底盘。

“进入三一工作以来一直处于满负荷状态,很难照顾到 家庭。孩子快两岁了,几个月才能回老家看一次,他几乎 都快不认识我这个老爸了。”熊锦昌语速不快,性格沉稳, 跟他的底盘工作特性不谋而合。

在三一,从事泵车底盘研究的人不多,并且不容易出成 绩,需要耐得住寂寞。在86m泵车这个顶目研发的首要问 题就是如此大排量的泵送系统,需要5个以上的油泵,如 何完成在限定空间内取力器的设计,这让设计师们大费局 折。“设计过程十分纠结,直到整机下线、调试成功,一 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一说到86m泵车的话题,熊锦昌顿 时侃侃而谈,“整个泵车的设计是打破常规的上装与底盘 的一体化设计,整机从泵到油箱、管路都是上下装共用, 像一个连体婴儿一样血脉相通。”

液压工程师迸发出了很多奇思,而对于底盘改装来说无 疑也加大了难度,各系统除了承载系以外的完全改造,同 时还要与泵车上装精密对接。在86m泵车的实际装车过程 中,各种之前预想到的和预想不到的问题都出现了。但是 三一总部有一条死命令必须在18号前完成调试工作,于是, 上到总经理、院长,下到车间工人,无一不坚守现场。“从 来没见过这样9桥20m长的超大底盘,更没有在某个凌晨, 还看到这么大的底盘上面居然有近百号人在分工作业。” 熊锦昌说,“经过十几个曰夜奋战的努力,样机下线调试 按要求完成了。衷心为三一的执行力感叹,也为这个横空 出世的‘庞然大物’感叹。”

三一是一个钢铁般的企业,疾慢如仇的作风和铁一般的 纪律,是企业成长的灵魂。“有时候在想,多一些时间留 给家人和自己生活,在三一这样高速成长的企业会不会是 一种奢望?虽然我从没后悔过。”熊锦昌说。

周慧琴:不让须眉的女专家

周慧琴,山东人,西北工业大学毕业,2008 年入司,是 86m 泵车项目组唯一女工程师,主要设计泵车转台及回转机构,工作细致认真,专业技能扎实。周慧琴是典型双子星座性格:跟不太熟悉的人相处,表现得比较拘谨,不太爱说话;而一旦与她熟识以后,你会体验到什么叫做“话唠”,什么叫做“泼辣”,更会惊讶如此一个弱女子,怎能吃得了很多男人也无法承受的辛苦 ……因为她负责设计的转台及回转机构位置偏上,需要经常爬车,练就了敏捷的身手,同事们开玩笑,都说这是女版孙悟空,一个跟头就从底盘跃上了“九霄云外”的臂架。在 86m 泵车项目组,通宵奋战在装配最前线是家常便饭,她却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我和老公是青梅竹马的小伙伴,从中学开始就一直在一起,他很了解我的性格,也非常支持我的工作。说实话,这些年总觉得很对不起他,没有扮演好一个妻子的角色。”她轻轻顿了一下,背过脸去擦掉眼眶中不停打转的眼泪。周慧琴的爱人在山东经营一家饭店,而她在长沙日夜奋战,长期的两地分居没有冲淡两人的感情,反而让彼此更加挂念。周慧琴的假期不多,所以她爱人会经常来三一看她,为她做几顿“爱心餐”,大师级的烹饪水准让所有同事都羡慕不已。项目部所在的研究所,总共有 4 位女专家,2012 年有3 位休产假生孩子,而周慧琴是硕果仅存的“女圣斗士”:“其实早就想要孩子,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得考虑到大局,现在的工作还很需要我。”

投稿与内容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