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工业百年沉浮

时间:2012-05-28作者:

一百七十多年前,伴随着枪林炮雨,鸦片战争轰开了中国的大门。历经旧中国 积贫积弱的苦难,承受着列强的掠夺凌辱,中国民族工业在风雨飘摇中呱呱坠地。 一纸《南京条约》将上海列为五个对外通商口岸之一,美、法帝国主义也相继在上 海强辟租界。虽然惨遭帝国主义的各种掠夺,但租界免于反动政府、军阀以及历史 战乱的侵袭,相对自由安全的环境和作为自由贸易港的便利,催生了上海民族产业 的迅猛发展,十里洋场泛起一片实业救国的热潮。

49.jpg

重温上海民族工业滚烫的历史,中国民族工业走过了救国到强国的历程。 从1865年上海虹口诞生中国第一家近代企业——江南制造总局,到2012年三一重机 上海临港产业园开业,民族工业从来都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如今,以三一为典型代 表的中国民族品牌已在国际舞台上崛起,展现着中国制造的魅力和风采。

跟随三一,定格上海,追溯中国民族工业的百年沉浮......

江河之畔的历史记忆

东方又泛起微白,在浩瀚的太平洋西岸,美丽的东方大都市上海又开始了 繁华喧嚣的一天。船舶往来,车流不息,人声喧嚣,滚滚东流的黄浦江奏响了 奔腾不息的音符,静静流淌的苏州河掩映在繁华之中。温婉文雅的苏州河和激 荡奔腾的黄浦江孕育了上海,也孕育了中国民族工业的发展,十里洋场时期的 上海工业大多分布在黄浦江、苏州河两岸及杨浦、虹□、闸北、普陀等区。逐 水而行,在林立的现代化摩天大厦之下,依然可以寻觅到许多工业旧址和遗迹, 这些破落的建筑见证着近现代民族工业的辉煌和厚重的历史。

我国民族工业从19世纪70年代至甲午战争时期,创办顶目主要有纺织、 面粉、火柴、造纸、铁工厂等,但规膜较小、数量有限。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 帝国主义国家忙于战争,无暇东顾,让我们的民族工业得以生存和发展。此时, 上海较其他城市发展尤为迅速,以华商为主所建各类工厂,在1914-1921年间 厂家数超过1913年以前总数的一倍以上。这些工厂主要是纺织、食品和日用品工业等。到20世纪30年代,上海工厂总数占全国一半以上。解放前夕,上海共有工厂1万余家,为全国最大的工业城市。

苏州河岸的面粉王国

蜿蜒的苏州河,恰似历史脉搏,沉淀了这个城市无数往事 和传说。我国最早的纺织、面粉、火柴、化工等民族工业诞生 于此。苏州河流经闸北、普陀、长宁等区,绵延54公里,曲 曲有不同,湾湾有第一,信和纱厂、福新面粉厂、上海葡萄糖厂、 上海明光火柴厂、薛家花园、集贤村等许多具有历史文化价值 的仓库厂房、民族资本家宅邸散落两岸。

每一栋老厂房、老住宅都承载着一段故事,在苏州河沿岸 最富有传奇色彩的莫过于享誉海内外的荣氏企业。“荣家是中 国民族资本家的首户,中国在世界上真正称得上财团的,就只 有他们一家。”这是毛泽东曾经对荣家的评价。1912年,荣 氏兄弟荣宗敬、荣德生租下了光复路新闸桥堍的地基、厂房, 创办了其在上海的第一家工厂一一福新机器面粉厂。1914年 幵机生产的当年,即获利3.2万元。极富经营头脑的荣家兄弟 以盈余扩大再生产,在苏州河两岸陆续幵办新厂。到1919年,“福新”下辖的面粉厂从1个扩展到8个。依靠面粉业获得的“第 一桶金”,荣家“申”字号棉纺织厂蓬勃发展,创造了民族工 业的一个个奇迹。在普陀区莫干山路120号,荣氏家族的福新 面粉厂依然坐落于此。进到大门里面,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幵阔 的长着野草的空地和几幢散落的老房,隔着玻璃窗,能够看到 房屋中间檐部上贴着巴洛克式的墙花。无数类似的传奇故事流 淌在苏州河百年历史之中。

2012年3月下旬,苏州河水上旅游巴士复航,登上水上 巴士寻觅历史的遗迹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整条航线19公 里左右,从丹巴路码头到莫干山路后,再延至外白渡桥,途经 整个苏州河文化产业带,30多处市级以上文物保护单位和优秀 近代保护建筑,可谓一艘游艇览遍上海近百年工业文明。

黄浦江边的江南传奇

1843年开埠的上海,由于航运业发展的需要,所以最早出现的近代工业是从属于航运和进出□ 贸易的船舶修造厂,英、美等外商纷纷在黄浦江两岸幵设工厂。奔腾不息的黄浦江虽然遭遇外强侵占, 但并未泯灭民族复兴的强烈欲望,中国民族工业正是发源于这滔滔江畔的江南造船厂。1867年江南 造船厂迁至黄浦江边高雄路2号,随后上钢二厂、南市发电厂和华纶印染厂等陆续在此建厂,继而在 黄浦江下游的杨浦区也形成了由上海机床厂、上海柴油机厂、上海电站辅机厂、杨树浦自来水厂、杨 树浦发电厂、上海电缆厂等组成的中国最早最大的工业基地,数不清多少个“中国第一家”在这里诞生。

50.jpg

江南造船厂其前身是江南制造总局,从诞生之时起,他就承载了一个民族的富国强兵之梦。 1865年清朝洋务运动早期,两江总督李鸿章买进虹□的美商旗记铁厂,定名为“江南制造总局”, 开始自行制造火药和枪支。因虹□地区当时为美国租界,美国人反对在此生产军火,且场地狭窄, 1867年夏,江南制造总局迁至华界的高昌庙,即高雄路现址。当时的华界以南、浦江西岸还是一片 荒芜,地价和人工都很便宜,使得“中国第一厂”迅速扩充为大清朝规模最大的军工企业。19世纪末, 江南制造局巳建成机器局、轮船厂、锅炉厂、枪厂、炮厂和炼钢厂等16所分厂,厂房共计2000余间。 以此为发端,周边建起一批民族工业及新式学堂,幵通了铁路和公路,港□货运日繁,人烟密集,成 为上海华界一兴旺地带。

在这里,不仅诞生了中国第一家近代企业,也诞生了中国第一艘机动兵轮、第一磅无烟火药、 第一门工业火炮和第一炉钢,建造了中国第一艘潜艇、第一台万吨水压机、第一艘自行设计的远洋 货轮和第一艘航天测量船和海洋科学调査船等。作为中国民族工业的发祥地,江南造船厂沉淀着 众多辉煌。

工业旧址的时代嬗变

今天,随着现代化城市的建设和工业布局调整,结合区域功 能特色,这些百年历史建筑的保护推动了创意文化产业发展。苏州 河边的莫干山路50号,曾经是春明粗纺厂的旧址。工厂停产厂房 出租招商时,一个名叫薛松的画家将工作室放到这里,并引来他的 一些同行。春明厂所在的莫干山路50号很快出了名,成为创意头 脑型单位的集聚地M50。如今,园区已引进了20多个国家和地区 的艺术家工作室、画廊、设计企业138家。现在,苏州河两岸散 落的玉佛文化城、M50创意园、半岛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等各种 类型的文化亮点串联一条苏州河文化长廊,加上上海纺织博物馆、 印钞博物馆、元代水工遗址博物馆等系列博物馆,初步形成了苏帅 河文化产业带和长寿、长风、长征文化产业圈的空间布局。

2010年上海世博会选址黄浦江边,5.28平方公里园区正是上 海工业文明的发祥地,上海最早的钢厂、最早的电厂、外商纱厂和 煤气供热厂等一批老厂房都沿江而立。这些标志性建筑,使上海对 这一区域的产业结构调整一直犹豫不决,为了让万吨轮在黄浦江上 通行,宁愿把杨浦大桥和南浦大桥修至五六十米高世博会终于让上海人决定迁走工厂,留住遗迹。经改建,38万平方米的老厂 房用于展馆、管理办公楼、临江餐馆、博物馆等,既大幅度降低了 建设费用,又使老旧厂房完成了历史的转换,获得新生。例如江南 造船厂被打造成为中国近代工业博物馆群;令人瞩目的上海世博会 宝钢大舞台,是一座3000人规模的幵敞景观式观演场所,由原来 的上钢三厂特钢车间的部分厂房改建而成;南市发电厂高165米 的烟囱,变身成为高达201米的全球首座螺旋摩天轮。工业时代 的力量之美与技术时代的精致之美在这里碰撞,预示着生生不息的 城市活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前景。

曾经的上海工业聚集区如今都已成为商业、金融、文化中心区,昔日热火朝天的厂房或被遗忘,或被改造,或破落不堪,或披上现代的华丽外衣,总之都已成为一段段历史的记忆。如今的上海工业发展已从曾经的中心发源腹地向外辐射,形成了上海临港新城等更多的产业园区。作为上海中心城

区的重要辅城,临港正在制造一艘更加强大的“制造业巨舰”,三一将在这里以更快的速度驶向广阔的海域,为中国民族工业书写新的篇章。

 

投稿与内容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