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发良:责任的更高境界

时间:2012-08-28作者:

2012 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演了一场主题为“企业的未来”的辩论。联合利华首席营销官基思·威德热情地介绍了联合利华正在推行的社会和环境计划,这些计划旨在帮助每天都在购买该公司产品的 20 亿消费者。他表示,联合利华曾经将企业社会责任计划列为独立于核心业务之外的问题,但如今,企业社会责任已成为该公司一切事务的核心。

企业社会角色的争论

其实,关于企业社会角色的论战由来已久。当前争论一方所持的观点是“企业的任务就是做生意”,另一方则是企业社会责任的拥护者,他们正在迅速掀起一场目标并不明确的运动,参与者中既有声称自己已经实践了 “企业社会责任” 原则的公司,也有认为企业必须进一步减轻自身对社会冲击的怀疑论团体。两种观点以不同的方式掩盖了社会问题对于企业成功的重要性。它们还毫无意义地歪曲了企业对于社会福利的贡献。大公司应该行动起来,彻底改变这场争论,从批评家手中夺回理性和道德的制高点。

我认为,大公司必须将社会问题纳入企业战略,使之反映出社会问题对于企业的实际重要性。这些企业需要清楚地说明自身对社会的贡献,它们对自身终极目标的定义既不能像“企业的任务就是做生意”那么暧昧,也不能像当今大多数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意见那样保守。我们不希望企业因为高利润率来破坏环境和浪费资源,但政府应该更多地参与其中,确定环境和制造标准,对违规者进行惩罚,引导行业的健康发展。

产业链上的责任感

从供应商、客户到投资者、员工,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首先在于它对产业链上各个主体利益的尊重与维护。只有合作方的价值最大化才能实现三一本身的价值最大化。三一从四个方面保障了员工和投资者的权益。第一,保

持稳健增长,目前三一重工是世界第六、中国第一大工程机械制造商。2005 年股权分置改革以来,三一重工收益年复合增长率达到 64.8%,净利润年均增长率 87.4%,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第二,保障股东的决策参与权,让中小投资者充分行使参与权,近三年股东参与股东大会表决的股份数占总股本的比例平均为 70.6%。第三,保障信息知情权,上市9 年,三一重工信息披露及时准确完整,无遗漏,无违规,无差错,2011 年被中国证券报评为最受投资者信赖公司。第四,保障股东的投资收益权。三一重工是国内机械工程行业首家市值超过千亿的企业,同时也是中国机械工程行业首家市值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企业,股东回报率在全球居第五,在全球的工程机械企业中排名第一。

供应商关系方面,谋求与供应商双赢。2011 年,三一重工成立了“5+5”帮扶模式,组建 5 支融技术、质量、管理专家为一体的专业团队,对 5 家供应商进行一对一帮扶试点,打造 5 家精品项目。并通过帮助供应商改进技术,提升产品品质,组织供应商负责人参加培训,提供融资担保,解决供应商的资金流转困难,帮助供应商在产业园周边建厂等措施切实解决供应商遇到的各种难题。

同时,三一重工将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定位于“高品质”之上,立足于生产高品质的产品,提供高品质的服务,“三一视质量为企业价值和尊严的起点,是唯一不可妥协的事情,花大力气推行精益制造,构建完善的质量体系,积极引领行业服务发展潮流,努力创造客户价值。”

社会责任的本源

一般来说,提到社会责任,人们首先会想到慈善,救灾助学,对企业来说,这的确是义不容辞的,但还远不止这些。企业社会责任的关键在于做好业务,并创造性地解决企业和社会面临的重要问题,而不是简单地追求良好的感觉,它要求更加专注、努力工作和做出长期承诺。

长期以来,三一热心于慈善公益,回报社会,并坚持“立公、立德、立言”的古训,放在企业层面有着不同的诠释:立公,即企业要卓有成效,为社会创造财富,承载社会就业;立德,即扶贫济困,慈善、救灾、助学;立言,是更高的社会责任,即创造一个有益于世界的生产方式、管理模式和文化理念。

在三一,关于社会责任有这样一种观点:西方的企业家要做社会责任,是拘泥于神的使命,为世界创造财富;而中国社会责任的源头,则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国文明。比如中国传统的道家文化,最重要的理念是天人合一,提倡“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而儒家有几个重要的理念,第一 “人者爱仁” ,第二“己不育,勿育人”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这是非常高明的社会价值观, 体现了儒家文化的精髓: 内生外发。 一个人要成为王者,他必须是道德上可以仰望的北斗星, 这充分地证明了中国传统哲学讲究人文关怀,强调内制外生的人文动力。

美国管理学家迈克尔 • 波特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分为两类:反应型和战略型。反应型企业社会责任又分两种形式:第一,做一个良好的企业公民,参与解决普通社会问题;第二,减轻企业价值链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害。而战略型社会责任,则是寻找能为企业和社会创造共享价值的机会,包括价值链上的创新和竞争环境的投资。另外,企业还应在自己的核心价值主张中考虑社会利益,使社会影响成为企业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

履行反应型社会责任虽然能给企业带来竞争优势,但这种优势通常很难持久,战略型企业社会责任才更具科学发展视角。而三一的“立公、立德、立言”,正好体现了反应型到战略型的过渡与升华。只有通过战略性地承担社会责任,企业才能对社会施以最大的积极影响,同时收获最丰厚的商业利益。因此我们需要具备全新的思维方式,真正从战略角度出发,让责任站在战略的肩膀上,实现两者的完美嫁接。

何发良 普茨迈斯特亚太区首席营销官

投稿与内容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