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旋挖钻用户陈增镛

时间:2015-11-21作者:

在深圳,填海而成的土地成为建设者的主战场,但它地质复杂,带给建设者的是各种恶劣工况。故此,桩基工程不仅要求采用的设备与时俱进,更要求参与者深研产品、细究工法。陈增镛就是这样一个人,他静下心深研市场和设备,为企业技术改进建言献策,推动行业前进。

成功源于“生活所迫”

荣超后海大厦位于广东深圳南山高新区填海六区。“设计工程造价:13000万元;总建筑面积为62,500平方米;开工时间:2015 年8月1日……”这是整个151米高的写字楼项目的工程要求,但该项目92根直径为28米、深度七八十米的打桩任务,留给桩基础施工方的时间仅有两个月。

然而,陈增镛的三一SR630RC8旋挖钻仅用了十多天就已经完成30多根桩。“630效率高、性能好,这台设备在这个工况游刃有余。”

在深圳桩基础市场,陈增镛打拼将近四年,短短四年,他已经在行业里名声显赫——深圳工地上的“救火队长”、整机厂的“技术顾问”……面对这一切,他仅用一句话作答:“这还不是生活所迫吗?”

在进入桩基础市场之前,陈增镛是名老师,为了改变生活现状下海经商。初入行,他对行业、产品、工程、工法一窍不通,曾经面临工程拖期、款项拖欠,甚至还不上设备贷款等困境。这种紧迫感促使他开始深研产品,研究企业,对比国内外的品牌,了解土层结构。

陈增镛发现,国外进口设备不一定能适合中国桩基础工程的需求。首先,在国外根深蒂固的收费的服务观念在中国很难沿用,服务一项也很难推进;其次,国际品牌对中国国情的不了解,设备的工况设定是不一样的。综合各方信息,他终于选了国产旋挖钻机。通过对比中国不同的旋挖钻机品牌,摒弃了低价低质的设备,他选择了三一旋挖钻。“一台旋挖钻机最核心的部分是底盘,其次是动力头,再者就是钻具,三一在这些方面的质量都是实打实的。”他同时也发现有些同行“对产品不讲究,不认真选择产品”,尤其是一些老板赚了钱之后就请一两个人买设备承包工程,这些人对设备更是不加分析,一味地选择进口设备,结果导致工程进展缓慢。在陈增镛看来,应该选择真正能帮助上方客户如期完工的设备。“不要怕贵,要选择物有所值、物超所值的产品。”

截至目前,陈增镛已经购买七台三一大型或超大型旋挖钻机,设备总投资近亿元。“高性能的机械保障了高效的工程质量,三一旋挖钻机到哪个工地,哪个工地的工程就能如期完成。我们提前一个月,就能为上方项目(业主)节省大量资金。”

SR630C8.png

“救火队长”帮助研发亚洲最大旋挖钻

在深圳的基础工程领域,“市场说了算,效率说了算”。通过华润前海、卓越一号、塞西科技大厦、天地大厦等一系列项目,陈增镛已经树立了“救火队长”的威信。这些项目无一例外都是入岩深、桩大、桩深、离地铁近或处于危房边上。这些施工经验不仅让他赢得了市场,还让他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施工工法,甚至为整机厂家技术改进贡献力量。

“我们跟用户共同成长,SR630RC8就是根据陈增镛的施工经验总结,为他量身定制的一款新设备。”北京三一重机研究院院长张世平说所说的,正是日前三一推出的“亚洲最大旋挖钻。”张世平表示,旋挖钻机是工程机械行业里的特殊设备,“一半靠设备,一半靠施工”,能在广东深圳市场上赢得市场,特别需要感谢像陈增镛一样对设备认真研究、对工法有自己见解的用户们。

对施工工艺,陈增镛大胆预言:“未来桩基础施工领域,人工挖孔桩、冲击钻这类施工工艺都会逐渐减少,能广泛应用的桩基础施工工艺是旋挖钻机。”以前的桩基础工程基本上采用人工挖孔桩、冲击钻,效率低并且安全性差。人工挖孔桩会造成地下水流失、地面沉降、房屋歪斜倒塌;如果用冲击钻,巨大的冲击力会把周围的房子震裂。在深圳填海区特有的地质上,荣超后海大厦项目只能用旋挖钻机,因为桩基在板岩上,入岩深、桩深、桩型大等都要求设备结构件能承压,抗冲击能力,实现足够大的扭矩。就SR630CR8这台设备而言,它的输出扭矩63吨,扭矩够大,这样就大大增加设备的抗疲劳性,适应高强度工况作业。

“之所以这么相信三一的设备,是从‘中国人做自己的工程要用中国设备’这个小想法出发”,陈增镛说,他相信中国人的智慧、中国人的工作效率,并且能把这样的想法实现。他不仅大胆全部采用中国品牌的设备,还全部雇佣中国人施工,“改变项目施工者(农民工)‘为别人打工’的固有观念,培养他们当家作主的主人翁意识,这是项目除三一旋挖钻机这一硬件之外的软件优势所在。”

或许陈增镛已经成为一个真正桩基工程市场参与者。正像他说的“做一个行业,不仅是赚钱,要把这个行业做得更好”一样,他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中国品牌的设备、中国工人能克服困难把项目做得更好。

投稿与内容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