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三一集团诉奥巴马案,他们如何发声?

时间:2015-12-16作者:

专家观点

田德友:中国驻美大使馆经济商务处公使衔参赞

我们应该看到,美国的外商投资环境总体开放,但美国政府有很强的底线思维——凡是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是外资不可轻易触碰的“高压线”。然而,美国屡次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中国企业投资,令外界对美执法心生疑虑。这种做法有损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环境的信心,挫伤其赴美投资的积极性,于人于己不利。

徐明棋: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中国企业在海外遭受不公正的待遇时,往往首先想到的是向中国政府寻求帮助和支持。这应该也是需要的。但是,仅仅靠这一条途径是不够的。企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是需要大力提倡的另一条途径。三一开了一个积极的先河,更多中国企业应该向其学习。

孙毅:联合国粮农组织培训成员、美国政府全球商务服务成员、经济学家

不可否认,和解对于三一、国内企业在美国发展确有积极作用。即便在中美关系这么紧张的情况下,和解协议的表述其实正暗藏着美国对于中国投资的欢迎,尤其对于中国民营企业,会是较大的利好。

张国庆: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

三一集团管理层和专家团队此次抓住了一个敏感时机——美国政府权力过度扩张,无论是法院还是国会对白宫的“为难”,都表现出对白宫行政权力扩大的忧虑和反制,在此基础上,利用美国司法体系、权力制衡和政治游戏规则,为案件增加了胜算。

过程比结果更重要,美国企业和民众对中国企业了解很少,通过三一乃至之后的一些企业的法制措施,可以让美国社会更多地了解中国企业。

贾秀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美国审查外企时把国家安全当成一个筐,什么都往里装。比如三一的项目周边还有其他国家的风电项目,美国海军不持异议,但只因为三一集团是中国企业,就进行有罪推定。 如果真的怀疑有问题,可以走合法的程序,而不能拿着大棒随便挥舞。

三一诉讼案在国内曾有许多负面评价,对我方的实力估计不够,对对手估计过高。但要知道,中国的装备工业已经占全世界装备工业产出的三分之一,第二大国德国还不到我们的一半。

郝俊波: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这次获得了法院的支持,关键在于这一案件直接触碰到美国的价值观,美国一直标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一次,法院方面做出上述决定,更多是考虑到自己的声誉问题。

程序上的审理认可,比最终的结果更有意义,之前从来没有外资公司在类似诉讼上走到这一步。尤其对于中国企业,此前面对这些无理要求往往偃旗息鼓,但这次程序上的胜利,给了企业们积极的信号,证明法律程序上是敞开的,企业们将更有信心拿起法律武器,对正当的权利进行维护,获得公平的话语权。

詹姆斯·刘易斯: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和解是双方最好的选项。虽然无法运营这一项目,但对罗尔斯来说,可以将其转让给第三方,最大限度地减少经济损失。而由美国政府信任的第三方接手,则可以照顾所谓的国家安全疑虑,也可以允许这一项目继续存在,避免“烂尾”。

反之,若罗尔斯起初接受了美国政府的“逐客令”,那么上千万美元的前期投资将“打水漂”。

凯罗琳·米尔多夫:华盛顿Kaye Scholer律所律师

这可以被称为是一次里程碑式的事件,未来政府在做相关决定时,信息的透明度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对于其他在美国进行投资或商业活动的海外公司来说,该案有着“正面”意义,CFIUS未来在类似事件上的做法可能会更加谨慎。

Christopher Brewster:美国华盛顿律师事务所Stroock & Stroock & Levan律师

这次裁决之所以具有里程碑意义在于,法庭第一次裁定,在CFIUS面前各方拥有程序正当的权利。

这次裁决有些出乎意料,因为通常人们认为总统就CFIUS程序做出的决定是联邦法庭不能干预的。不过这三名法官也同意总统基于国家安全理由支持或者推翻外国收购的决定不受司法审查,只是这一限制并不适用于因交易而产生的宪法问题。

加里·赫夫鲍尔: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程序非常封闭,它可以而且应当变得更加透明。比如,他们从不公布审查记录。如果你是个代理律师,你可能想知道美国政府提出了什么安全关切。

美国政府即便在不修改法律框架的情况下,也可使审查变得更加透明。美国政府不应滥用这一机制,而应将审查严格限制于真正的国家安全关切。

知名博主

吴家清: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判决三一集团在美国的子公司——罗尔斯公司胜诉,奥巴马总统败诉后,罗尔斯公司总经理刘伟伟深有感触地说:“这个胜利应该是美国法律体制的胜利”,司法对行政权力包括美国总统的权力都可以干预。中国应该向美国学习法律高于一切的精神。

杨林:广东仁皓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三一重工子公司起诉奥巴马政府获胜诉,我的第一感觉这个结果不是三一重工的胜利, 而是美国司法的胜利,这无形中又给老美做了一回正面的广告。中国企业在朝鲜、越南受到了不少欺负,有去起诉朝鲜、越南政府的吗?

杨光:《中外管理》杂志总编

在国际上,只有坚决维权才会受到尊敬,就像这次三一状告奥巴马一样。否则,按照国际惯例,你不申诉就是你自知理亏。人家是非分明,没有谦虚和大度这样似是而非的概念。

胡杨麟:正声网副理事长

三一集团打赢了在美国状告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官司,恭喜三一。三一集团这样的企业是国家的骄傲,是国家的栋梁,支持这样的企业。

陈红兵:央视财经频道总监助理

奥巴马有没有输?其实三一和奥巴马的官司找了个窍门,美国法律规定,总统令是不受法律管辖的,但是他们律师团很牛,都是前司法副部长等牛人,找到了决策过程可以有法律管辖,你凭什么做出这个令,在这个法制的国家,谁都不能莫须有。于是,一个600万美元的投资项目就绊倒了总统。

国元地产执行副总

三一重工能告倒奥巴马,这是典型的民告官案件,国人在为中国企业庆幸的同时,不知领悟到了什么。这种官司,对调个位置,对调个国家,能打的赢吗?这是谁的胜利,这又是谁的悲催?

王冲:时事观察员

今天中午做客北京新闻广播,谈三一重工和解案。我的观点是,企业海外投资之前一定要做好调研,争取避开雷区。但出事后别怕,在美国,打官司和吃饭一样,司空见惯,司法还是有独立性的。

网友留言

Z_Karation:三一集团的胜诉是在准备充分、证据有力基础上成功利用了美国国内政治态势、考虑了国际环境和影响,对中国企业行为和商业活动具有相当影响,是对美国单方面贸易保护主义的一场胜利。

法学家杂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三一与美政府和解,双方互撤诉讼。美以国家安全为由,歧视性地禁止三一在美风电项目。三一就不信邪,起诉奥巴马,在总统司法豁免、正当程序、宪法权利等关键点均获法院支持。如今打个平手,事实是三一更胜一筹,因其对方是世上最强大国家的政府,给他个台阶下,也别太伤了面子。

岁吉果::在美国真是一切都有可能,想当时有多少人认为三一胜诉很渺茫,就连三一本身都说胜败不重要,重要的是对美国说“不”。

冯晟昊Fred:我对此事是这样理解,美国给了中国司法强有力的一击。无需任何广告费用,美国就可宣传其司法公正,即使告赢奥巴马的可能性为零。同时,中国企业在政府支持下,为寻求公平待遇,迈出一大步。

不说会憋死:三一公司在美国起诉奥巴马获胜,双方和解,美国政府解除对三一的禁令。中国民营企业威武!同时,它是一个范例,对于美国,中国不能逆来顺受,要勇于斗争并善于斗争!

龚玉良10:三一集团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倒不是因为他们在对奥巴马的官司中胜诉,创造了美国司法史的历史性事件,而是因为他们在面对不公正对待的时候勇敢地表达自己的诉求,哪怕他们面对的是世界上最霸道国家的最霸道总统。

布莱特人:中国有两种企业最牛:一是敢起诉美国总统并获胜的,二是被拿到美国总统桌面上和中国说事儿的……

lu7777777:当时国内好多学者都是看笑话,你我也多半不相信会赢。三一美国律师团、三一高管却坚持到底了,奇迹出现~

投稿与内容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