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集团美文推荐:洞庭湖畔的春日藜蒿

时间:2016-03-15作者:

立春一周后,天气和暖极了。不待春雷,柳芽花蕾一夜骤生,餐桌上春意亦盎然,蔬菜茎叶无不鲜嫩肥美。苏东坡曾有“蓼茸蒿笋试春盘”之句,想必这个“风味冠春蔬”的“蒿笋”也该欣欣向荣了吧。

“蒿笋”其实就是藜蒿的嫩芽,当是春天最早萌生的野菜,只因喜欢生长在低洼湿地处,所以渔民——尤其是湘西北的渔民,没有不知道它的。2 月11 日,泛舟南洞庭湖,去找找生长在湖滩沙洲畔的藜蒿。

离春节还有四五天的时间,藜蒿就已经上市了。青绿的一段茎秆,少说也有十几公分,嫩得能掐出水来。价格不便宜,少的也要12 元一斤。到了春节,更是奇货可居,涨到了20 来元一斤。买的人多半只能怯怯地挑上一点,带回去洗净切段,或炒或凉拌,权当尝个鲜。

这些藜蒿大都来自外地,比如气温远高于湖南的云南,还有早已将藜蒿产业“做大做强”的邻居湖北江西,湖北藜蒿借助大棚技术,甚至四季皆有。本土藜蒿多野生,产自洞庭湖区,但此时还在苦盼春风。

沅江边上的常德城并不缺此等美味。每年二月,城中春申阁码头旁常泊着几条来自汉寿县的木船,船顶搁着上千斤绿油油的藜蒿,择去叶子后大概有300 多斤。船主们大年初二初三便去岳阳挖藜蒿,那里有十万亩藜蒿正在疯长,近五百里水路,要三天左右时间才可赶个来回。一年中,趁春初赶个二十几趟小赚一笔,过了三月就歇下了。

湘西北的人们喜欢将藜蒿的嫩茎与腊肉同炒,一来恰逢正月,两者同时兼备;二则野菜多费油,腊肉正可以滋润,入盘后,藜蒿鲜绿,腊肉金黄,还未入口,眼前先一亮。但我觉得未免有点可惜,藜蒿有着极为独特的芳香,仿佛蕴含着春天万物初始的精气,也洋溢着绿水的清澈。像这样的时鲜,清炒一盘就已经相当可口,至多加一点香干丝。腊肉的烟熏味多少掩盖了藜蒿的天然之味。

倒是藜蒿的根,与腊肉是绝配。米白色的藜蒿根若扭曲长绳,呈节状,约有铅笔粗细,富含淀粉,经过一冬的沉积,在春天变得更为肥壮脆嫩,轻轻一折即断。它的滋味比茎更浓郁,细嚼微甜,口感软糯,带着强烈的辛香。不过,它跟芫荽的境遇类似,喜欢的人赞不绝口,不爱吃的人闻到就皱眉,受不了一股“泥腥味”太冲,在湘西北,藜蒿根通常就叫“泥蒿”。听老人们说,旧时如遇荒年,开春青黄不接时,一滩的泥蒿不知慰藉了多少饥饿的胃。

投稿与内容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