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挖掘机在四川平武县地震灾区参与救援

时间:2011-10-05作者:

英雄故事

在四川地震灾区充满 悲情、满目疮痍的土地上,三一救灾服务队员 在打通生命线的同时,用自己的坚强、勇敢与 大无畏演绎着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传递温暖与希望。

3米的生命缝隙

在这次三一派往四川的起重机车队中,刘勇驾驶的起重机走在队伍的前列。

在进北川县城的关口,一边是垂雄峭的悬崖,一边是塌方拦路的巨石,加上70度的急拐弯,这都给三一起重机进入北川县城设置了重重障碍。

悬崖与巨石的距离是3米,起重机车宽28米左右,70度的拐角路长不到10米,起重机车长12米以上,这是道名副其实的生死关卡。成功通过,北川县城 ;失败,就雜车带人MT60米深的悬崖。

由于炸掉巨石很可能会引发更加严重的山体滑坡,所以摆在三一救援队面前的选择只有1个——将起重机从那个3米的口子开过去。

“我来试试吧!”刘勇的语言震撼着所有人的心。大家知道,说出这句话就要承担死亡的风险。

三一平地机.jpg

启动、打弯、驶出,一米、两米……刘勇小心翼翼地将起重机开过宽度只有3米的道路。“过去之前我也想过有可能掉下去,但是开车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多想,精神全集中在方向盘和油门上。”

在一阵欢呼声中,第一辆52吨起重机穿越了那个几乎不可能穿越的关口。 刘勇过去以后,大家的心里也有了底,一辆接着一辆的三一起重机穿过那道抢救生命的缝隙,顺利使向北川县城。

回忆起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刘勇坦言当时还是有点害怕的,但是灾区人民生命的召唤让他忘记了危险,“既然到了北川,不过去不就等于白去了吗? ”这个唯一的信念让刘勇勇往直前,创造了奇迹。

518 一个都不能少

5月18日,三一抗震救灾服务队夏文博等12名队员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在九环线平武县响岩镇路段,余震不断导致本就脆弱的山体滑坡,抢通 的路被巨石所淹没。时间就是生命,夏文博当即决定:“下河”——从公路左边的河床上重新铺一条路。上午8: 00,三一 2台挖掘机轰鸣着从河床上 压过,将一斗斗黄土、石头垫在脚下;另一台三一挖掘机紧随其后,一进一退, 压实路面。

两个小时后,河床上渐渐出现了路的雏形。突然,正在指挥作业的夏文博感到地面轻微的抖动,随即山坡上冒起了滚滚黄烟。此时,夏文博正站在 塌方处正下方的公路上,而施工队在公路的正下方。

“塌方了,快跑! ”夏文博大叫着向施工人员打手势。有5名挖机操作手看到后,火速撤离现场。但是,仍有一台挖机由于背对公勝业’加上机器的轰鸣声,全然不知险情的发生。乱石从头顶上飞过,浓烟像舰一样追着人跑,情况万分危急。夏文博一把挣脱拉他躲避的同事,迅速向河下跑去。这时,操作手在后视镜看到了飞奔而来的夏文博,慌忙跳下车子,与狂奔而来的夏文博迅速钻到了旁边的 一台装载机下。身子还没完全躲进去,一块20多公斤的巨石就砸在了装载 机钢板上。

10分钟过去了,惊魂未定的两个人从车下钻出来,吐掉口中的尘土,又继续投入了工作。事后,同事问起夏文博:“当时为什么那么勇敢,可以不 顾个人生死?”他说:“我们救援队的兄弟有个约定——回去的时候,一个都不能少!”

默默的坚守

5月14日,三一 4名挖机操作手、2名起重机操作手及服务人员从重庆出发赶到平武后,就再也没有休息,连续投人作战。先期在平通镇,只有一台三一挖机在现场挖掘。在那里作业的 是三一挖机操作手殷丹和服务工程师田裕宝。

在救灾过程中,田裕宝一路给操作手当向导。他分析着地形并 告诉操作手选择适当的路径,寻找坍塌的废墟。田裕宝如此熟悉附 近的情况,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后来在大家的一再询问下,才知道他是绵阳重灾区江油人。这个淳朴的青年隐瞒了家中遭灾的情况, 在家人生死未卜的情况下,随公司救援队奔赴平武县平通镇救灾。

平通镇的挖掘现场,个子瘦弱、戴眼镜的田裕宝在满是废墟和 尸体的镇上作战。田裕宝操作挖机,从早7点到晚上10点,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在平通镇的一栋民居,他们帮幸存的老太太挖出 其老伴的遗体和钱物。平通镇信用社的金库跨了,保险柜被埋在废 墟下。为保护国家财产,金库的员工守了30多个小时,看到开着 挖掘机的田裕宝,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在田裕宝的帮助下,大量的财物被挖出。

由于作业强度大,田裕宝的鞋子破了,他将从废墟里挖出的鞋子还给当地人,再用50元钱买了这双鞋穿到脚上。朴实的行为,正是三一救灾服务队员的写照。

留守危险

5月17日下午,北川政府紧急通知,两座山塌方形成的 围堰存在溃堤的危险,要求北川全城人员立即撤离。撤离途中,三一救灾服务队员不顾危险,帮助虚弱的灾 民撤离,背的背、抱的抱,将很多老人小孩安全送至城外。

当所有人都往外赶的时候,三一的起重机服务工程师杨 照林、鲍宇、李志祈却急着往北川县城里赶,他们要指导操 作手注意作业事项。

由于险情的出现,18日的北川城里,除了消防官兵和部 队,就只剩三一起重机救援队。在北川县人民政府、电子厂、 烟草公司等处的废墟上,三一救援队员与湖南、陕西消防官 兵联合救援,奋战了3天,以期发现幸存者。

此时的北川全城散发尸臭。30多度的高温下,三一的服 务工程师穿着厚厚的工作服、戴着两个口罩和安全帽,顶着 烈日在空旷的废墟上作业。阳光刺眼,不利于操作手作业, 起吊物角度很刁且重量大,纵深挖掘有困难,操作手作业时 要不停抬头观察臂架起落。他们的衣服被汗水浸透,粘着白 色的盐渍,衣服可以直立起来,头发都结成了板块。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多天。

身死分文赴灾区

5月14日,四川大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起重机服务工程师鲍宇接到公司通 知,要求他从乌鲁木齐立刻赶往四川。当时通知里也没有向他说明赴四川的原因,但鲍宇意识到可能要去四川救灾,他来不及收拾任何东西就匆忙赶到机场。

从乌鲁木齐飞成都的机票是2040元, 鲍宇掏尽身上所有的钱还差15元。“我是三一重工的服务工程师,急着赶去灾区开 设备救人……”得知鲍宇的情况后,售票员二话没说帮他垫付了15元钱。

下了飞机,鲍宇已身无分文,但他一点也不担心。出了机场,鲍宇拦住一辆军车,他告诉司机自己是去灾区开吊车的救 助人员。于是,鲍宇很快搭乘军车赶到了绵阳,与三一第一批援救队汇合。

你们放心,我很好

在平武,三一救灾服务队员易慰先冒着生命危险与当地民众一起救灾, 连续奋战了四天四夜。由于当地通讯中断,易慰先与家人失去联系。

易慰先的未婚妻更是焦急万分,他们计划6月份走上红地毯。情急之下, 她几经周折,找到救援队副总指挥李标志的手机号码。

“你好,我想知道慰先现在绵阳的确切位置,好上网查询那里的详细 情况。如果你再看到他,让他一定注意安全。还有就是,既然到了那,一 定要竭尽全力,好好工作。受灾的人实在太可怜!请一定转告:我在家等 他回来! ”

一条短信牵动了三一救援队员的心。此时李标志并不与易慰先在同一个地点,他先用短信安慰易慰先的女朋友不要着急,随后设法联系易慰先。

终于,在三一救援队员的相互转告下,李标志与易慰先取得了联系。易慰先转告家人:“你们别担心,我在这边很好,会尽全力去帮助受灾的 人民' 容不得多说,易慰先又投入到救援中。

少年志愿者

三一抗震救灾服务队中有这样的三位志愿者,他们是年仅17岁的王林、军人出身的王厅以及憨厚勇敢的小伙子余钱。他们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在 抗震救灾一线谱写了一曲勇士之歌。

经四川团省委推荐,王林、王厅、余钱几位志愿者作为操作手走进了三一救灾团队。进入三一救灾服务队后,志愿者们 马上被分散到各个灾区点。17岁的王林 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他说,加入三一救 灾服务队,不仅是对自我的严峻考验,更 是志愿者们一份共同的荣耀。

成为抗震救灾志愿者,王厅第二次投入到全国性的大救援行动中。1998年,王厅曾在部队参与抗洪抢险。

提到在安县晓茶路的作业,王厅形容“驾驶着挖机,就像被汉堡包夹 着的一片菜叶”。挖机作业面临的状况极为险峻,头上的泥石流不断滑坡, 脚下的路基不稳,随时有塌方的危险。当时还有另外两支救援队在现场一起开道,但是面对险象环生的作业环境,除了三一操作手,没有人敢驾驶 设备上前作业。

5月25日上午,为给堰塞湖排水,王厅和余钱几经艰险驾驶挖机往山顶前进,半路遇上一个极窄的左转弯,此时因为山体滑坡道路全部被埋, 前进的坡度达到80度,施工难度非常大。同行队伍中其他单位都撤了回去, 只有他们两人仍在一步一挪将三一挖机往上开。

好几次,他们都濒临死亡的危险。“碰到比较大的石头,挖机前面的斗齿一提,石头的重量都能将挖掘机屁股撬起来。” 一天中午,一阵强烈的余震袭来,挖机作业的山头正悬着三颗几吨重的大石头,身边是悬崖深沟, 石头若被震下来,人机必毁无疑。

关键时刻,王厅当机立断,不顾身后近90度的山坡,将挖机迅速往后 倒车。刚一倒出悬石的范围,一颗巨石就“轰”地一声,坠落在挖机的正 前方,驾驶室的玻璃被震得粉碎。王厅、余钱与死神擦肩而过。

就算如此危险,也没有磨灭他们前进的意志。在开路过程中,他们隔两三米就挖一个坑。余钱解释说:“这样,被困者在逃离过程中就可躲避,

不会因滑下山坡而受到生命的威胁。”

后记:

救灾结束后,王厅、余钱和王林三位志愿者均被三一接受。其中, 王厅在三一重机服务部工作,驾驶自己最为擅长的挖机;余钱和王林从三一工学院毕业后,也成为三一医院。

投稿与内容反馈

上一篇:三一志愿者为四川地震灾区献血
下一篇:没有下一篇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