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员工心声:金饭碗

时间:2011-09-20作者:

投资总部绩效管理委员会办公室黄建峰

加人三一,是我的夙愿,就像我能 安定地工作生活,是父亲的夙愿一样。

接到公司的录取通知,对我而言, 是得偿所愿,可在当时的父亲看来,却 不是。

父亲曾是县林业局的干部,后来局 里办起了木材公司,因为是业务骨干, 父亲被调了过去。那时木材公司一度红 红火火,父亲后来每每回忆,言语中仍带 着豪气,但末了却总要加上一句话:可惜,公司倒闭,丢了林业局的铁饭碗。

铁饭碗,对于父辈来说,是一家老 小安身立命的依靠。父亲一直遗憾自己 在五十多岁临近退休的时候因公司破 产下了岗,遗憾自己因去了木材公司没 能保住林业局的铁饭碗。所以待我大学 毕业进了军工厂时,父亲才松了口气。 在父亲看来,军工厂是一个铁饭碗。

可是我却很想去三一。在我看来, 三一是一家有着先进管理机制、广阔发展前景的知名大企业,成为三一人将会是我的荣耀。但父亲却很是反对。 父亲对三一了解甚少,他认为我要砸掉自己的铁饭碗,并且还是一个不 错的铁饭碗,去一家民营企业,前途未卜。

我第一次违背父亲的意愿,加人了三一。父亲听说我们要军训的时候 很是惊讶,他说,倒还像挑选一流人才的企业。我说,当然,三一的使命就 是“创建一流企业、造就一流人才、做出一流贡献”,要的都是可塑之才。

我讲着三一的企业文化,父亲在电话那头听得很认真,然后说:“既然进了这么有理想的公司,就要好好工作! ”父亲一向寡言,就这一句话, 我知道,父亲开始接受了我的选择。

2006年底回家过年的时候,在外读书的表弟过来拜年时跟我聊起 徐工并购的事,父亲在一旁听着,很是感慨。他说你们三一做了一件好事,为国家保住了这么大一个厂。

父亲又说我变了很多,说我以前总是浮躁,现在却踏实了很多,说话 做事也很有分寸。从小到大,父亲很少夸我,就是我考上大学的时候,也是不动声色。父亲的夸奖让我受宠若惊。我知道,这样的改变,是我在三一工作的收获。

去年,父亲突然说想来长沙看看,特别想来我工作的地方看看。他说看了慕尼黑宝马展的新闻报道,得知我们向世界亮相了66米世界最长 臂架栗车,很是骄傲。

我始终记得那天父亲站在公司厂房前对我说的话:“你们梁总了不起啊!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么大的事业,不仅给我们丢掉铁饭碗的人出了口气,也给我们中国人争了口气啊!你要学他挺着脊梁骨,努力工作, 回报三一、回报社会啊! ”

今年初雪灾的时候,父亲给我来电话,说在电视里看到我们三一的 机器上路除冰。他说做得好,这样的企业才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才 是让人尊敬和骄傲的企业。

今年的三一节,我给父亲讲了公司重奖已故高管和金牌员工的事情,父亲先是诧异后是感慨。他说:且不说信守承诺几千万奖励一个故去的人是多么值得尊敬,就是白条换金牌、金牌换现金这样的气魄和坚持, 都让人敬佩和感动啊!

后来跟母亲打电话的时候,母亲说,父亲听说我被评为“岗位标兵”,比 他那时候被评为劳模还高兴。母亲又笑着告诉我院野你爸爸啊,那时候天天说 铁饭碗好,现在啊天天说三一好,我问他铁饭碗好还是三一好,你爸说我妇 道人家没见识,说三一是端在自己手里的、别人摔不烂砸不破的碗,只要你 们公司上上下下齐心协力朝着目标努力发展,三一就是一个金饭碗! ”

 

投稿与内容反馈